卢某与陈某遗赠纠纷上诉案
  •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深中法民终字第60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卢某。
    委托代理人汪腾锋,广东知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曹广辉,广东知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
    委托代理人王桦,广东闻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卢某与被上诉人陈某遗赠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2013)深罗法民一初字第24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一、陈某系卢某的女儿,涉案被继承人蔡某系卢某的母亲、陈某的外祖母。被继承人蔡某的配偶卢某某于1997年10月24日死亡注销户籍,蔡某于2010年6月28日在香港去世。二、1999年9月15日,被继承人蔡某与陈某签署遗赠协议书,双方约定:“××、遗赠人蔡某因年迈,多年来居住在外孙女陈某家,受其赡养侍奉,尽享天伦之乐,外孙女为此付出了辛劳和孝心。特别是蔡某之夫卢某于××九九七年去世后,外孙女对其更是关爱备至,蔡某、卢某夫妻在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东门路××54号(现为××四巷38、39号)自建有砖混钢筋结构住房××栋,土地面积86.6平方米,上下二层建筑面积176平方米。上述房地产其中有二分之××产权属于蔡某女士所有,为防不测和发生纠纷,并感谢外孙女陈某供奉之孝心,蔡某自愿将上述房产属于自己所有的全部份额遗赠给陈某所有。二、陈某对上述第××条赠与之房地产,不论发生何种情况,包括房屋拆迁安置补偿等均享有所有权和财产权,其他人不得干涉。三、受赠人陈某同意接受上述赠与之房地产。四、本协议××式叁分,赠与双方各持××份,××份由深圳市公证处保存,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同日,被继承人蔡某与陈某前往深圳市公证处,申请对上述遗赠协议书予以公证。深圳市公证处于1999年10月10日作出(99)深证叁字第2××4号公证书,对上述遗赠协议书予以公证。三、因原深圳市罗湖区东门路××54号(即为××四巷38、39号)被拆迁,被继承人蔡某取得涉案回迁房,即位于深圳市罗湖区童乐路××C座14A房产。2005年4月25日,被继承人蔡某取得上述房产产权登记,房产证号为20××91号,其产权份额为100%。四、2013年7月25日,卢某向深圳市××区公证处申请办理继承权公证,称被继承人蔡某生前无遗嘱,其要求继承蔡某遗留的涉案房产。2013年7月29日,深圳市××区公证处作出(2013)深罗证字第11××5号公证书,鉴于被继承人蔡某的父母、配偶均先于被继承人死亡,因此,兹证明被继承人的涉案遗产应由卢某××人继承。2013年8月9日,卢某持上述公证书向房产管理部门申请继承涉案房产100%的产权。2013年8月20日,房产管理部门将涉案房产自蔡某名下变更至卢某名下。五、卢某在本案中提交了××份落款日期为2009年6月3日,遗嘱人为“蔡某”的遗嘱,该遗嘱署名为打印字体,按有手印。遗嘱载明涉案房产为卢某及卢某配偶陈某某所有。

    陈某请求法院判令:确认位于深圳市罗湖区××C座14A房产的所有权归陈某所有,卢某协助陈某办理过户手续。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系遗赠纠纷。根据我国继承法的规定,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赠给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自书、代书、录音、口头遗嘱,不得撤销、变更公证遗嘱。陈某与被继承人蔡某曾签署遗赠协议书,并经公证,具有法律效力。即使卢某所持落款日期为2009年6月3日遗嘱系真实,亦不得撤销、变更陈某所持公证遗嘱。因此,涉案遗产应由陈某继承,陈某要求确认涉案遗产归其所有,并要求卢某协助陈某办理过户手续,事实清楚,理由充分,原审法院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六条、第二十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款、第××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确认位于深圳市罗湖区××C座14A房产(现房产证号为20××91号)归陈某所有,卢某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协助陈某办理上述房产过户手续。案件受理费2523元,由卢某承担。

    一审宣判后,上诉人卢某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一、撤销原审判决,驳回陈某的全部诉讼请求;二、由陈某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其理由为:一、蔡某系卢某的母亲,不是涉案房产的合法所有权人,无权处分卢某夫妇的夫妻共同财产,遗赠无效。1、1978年,卢某夫妇在福永学校教书,卢某父母退休后在深圳××村租房居住。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卢某夫妇放弃学校分房的福利,以卢某父亲卢某某的名字申请土地建房。由于建房资金不足,卢某丈夫陈某某将自家老屋卖掉,用卖旧屋的资金建新屋,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卢某夫妇建起××幢二层小楼(东风坊54号)。××层由卢某××家居住,二层给卢某父母居住。2、卢某的弟弟卢永达××直在香港,回深圳结婚后,就跟卢某的父母××起在二楼居住,××幢楼正式分为两家并进行登记,××层为××4巷38号(卢某××家居住),二层为××4巷39号(卢某父母和弟弟××家居住),但因为是自建房所以没有房产证,土地××直登记在卢某父亲卢某某名下。3、1997年10月24日,卢某父亲卢某某去世后,土地就登记在卢某母亲蔡某名下。蔡某因跟儿媳无法相处,所以搬到××楼跟卢某夫妇××起居住。××直到2010年6月28日终老,蔡某××直由卢某夫妇照顾和赡养。因此,××4巷38号为卢某夫妇的夫妻共同财产,蔡某无权处分,遗赠无效。二、陈某从未赡养过蔡某,亦明知涉案房产为卢某夫妇的夫妻共同财产,却通过欺骗的手段取得遗赠协议。1、陈某1998年结婚,婚前吃住都由卢某夫妇承担,其根本无心亦无能力赡养祖母蔡某。陈某婚后搬走,不但没有给过赡养费,还想方设法从蔡某处骗取钱财。蔡某生病住院,陈某没给过××分钱。蔡某的丧葬事宜均由卢某夫妇处理,陈某不但没给钱甚至都没参与。2、按照常理,遗赠人签订遗赠协议的目的就是为了换取受赠人对自己的赡养和照顾,而本案中,蔡某和卢某夫妇××起生活40余年,被照顾的无微不至,根本不需要其他人赡养,陈某没有尽过赡养义务。陈某在起诉状中称,遗赠经过卢某同意。如果房产不是卢某的,为何要经卢某同意,这也足以证明陈某明知涉案房产为卢某所有。卢某丈夫做生意被骗,陈某以签订遗赠协议可以避债为由欺骗卢某而取得遗赠协议,并非卢某及蔡某的真实意思表示。3、即使遗赠协议成立,但是陈某并未实际赡养过遗赠人,在遗赠人去世后亦未为其办理丧葬事宜,既未生养,亦未死葬,遗赠协议所附条件并未成就,所以遗赠协议未生效。三、退××万步讲,即使遗赠协议成立并于2010年6月28日遗赠人去世后生效,陈某应当在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两个月早已过去,陈某并未做任何表示,根据《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四、二审审理过程中,卢某补充上诉理由如下:1、卢某提交(2001)深罗法房初字第629号案件的民事裁定书以及开庭笔录,证明在卢某去世后涉案的房产××直没有办理变更手续,涉案房产只是以蔡某为代表签订了拆迁文件,但实际上蔡某并不是实际的权利人。该案发生在本案协议书形成之后,本案遗赠协议形成时间是1999年,而该案则发生在2001年。2001年,罗湖法院在上述案件中已经认定卢某去世后未办理房屋产权的变更手续,产权未经确认,表明本案遗赠协议中的房屋产权在遗赠协议形成时是没有确认的,并且根据卢某提供的证据证明实际权利人应当是卢某夫妇。2、根据开庭笔录显示陈某是(2001)深罗法房初字第629号案件蔡某的代理人,该案中,陈某亲口陈述:蔡某××直由其女儿照顾,蔡某的女儿实际上也是本案的上诉人卢某。通过这××点也足以表明本案遗赠协议中有关陈某扶养蔡某的内容是虚假的,所谓的遗赠不存在事实前提,该遗赠协议是在被欺骗的情况下出具的,实际上陈某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其扶养蔡某。综上,遗赠协议的内容是不真实的,不是遗赠人的真实意思表示。3、陈某名下有几套房产,而这些财产都是由于家庭对陈某的信任,陈某把家庭其他人的财产据为己有。

    被上诉人陈某口头答辩称,××、涉案房产经生效的法律文书(2001)深罗法房初字第629号民事调解书确认,不存在卢某主张的遗赠人对涉案房产不享有权利的问题。二、遗赠人在公证书中明确写明了陈某在照顾蔡某的过程中付出了辛劳和孝心,所以蔡某才将其名下财产遗赠给陈某。本案××审过程中,卢某也承认该份公证是蔡某、卢某和陈某××同去办理的,所以不存在卢某所说的以合法的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情况,而且卢某没有证据证明陈某采取了欺骗的行为。三、卢某称陈某在接受遗赠后两个月无任何表示是错误的,蔡某去世后房产××直由陈某管理,而且房产证××直在陈某手上,公证书也由陈某控制,因此,以上行为说明陈某已实际作出接受遗赠的表示。四、至于(2001)深罗法房初字第629号案件陈某是代理人的问题,当时蔡某也××起到庭了,只是蔡某年龄比较大,因此由陈某发言。五、关于赡养的问题,从家里开始拆迁开始,陈某的父亲就提前退休出来做生意,但生意失败,因此陈某的母亲卢某和外婆蔡某委托陈某办理相关事宜。拆迁后没有地方住,得知学校可以申请微利房,因此就申请了××套,然后陈某和卢某及外婆蔡某××起居住在该房,蔡某生病是由陈某带去医院看病,平时的开支也由陈某支出,由此可以证明蔡某由陈某在赡养。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经公证的《遗赠协议书》,其性质系被继承人蔡某在公证机关立下公证遗嘱,蔡某在遗嘱中将个人财产赠予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即其外孙女陈某,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该《遗赠协议书》并无附条件的意思表示,亦非我国《继承法》规定的遗赠扶养协议,上诉人卢某以陈某未尽到赡养义务为由请求确认遗赠协议无效,并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遗赠协议书》公证时,上诉人卢某承认其在场;拆迁补偿将蔡某作为涉案房产的权利人时,卢某未提出异议;国土部门将涉案回迁房产登记在蔡某名下时,卢某亦未提出异议;在以卢某为申请人的(2013)深罗证字第11445号《公证书》中,卢某明确主张涉案房产为被继承人蔡某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现卢某又主张涉案房产系其与丈夫的夫妻共有财产,与其之前的××系列行为自相矛盾,且无充分证据证明,卢某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陈某在公证遗嘱上即表达了同意接受遗赠的意见。被继承人蔡某过世后,涉案房产由陈某管理,房产证亦在其手中,应视为陈某以实际行为作出接受遗赠的表示,上诉人卢某认为陈某作出接受遗赠表示超出了两个月的法定期限,其理由不能成立。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百七十条第××款第(××)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523元,由上诉人卢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 辉 辉
    代理审判员 李 卫 峰
    代理审判员 侯 巍 林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刘静(兼)

  •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