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周三某诉周一某等继承纠纷案
  • 湖南省长沙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长县民初字第456号


    原告周三某。
    委托代理人丰某,湖南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一某。
    被告周二某。
    被告周四某。
    上述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肖某, 1977年7月30日出生,汉族。

    原告周三某诉被告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3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刘萍萍适用简易程序公开进行了审理。原告周三某及其委托代理人丰某,被告周一某及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肖某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周三某诉称,被继承人周某某终身未娶,没有子女,遂收养了原告作为养子,原告名字周三某系周某某亲自所取。后周某某因故去美国并加入了美国国籍,居住在美国加州。周某某每次回国都与原告居住在一起,由原告照顾其生活起居。2007年,周某某委托原告购买了某某别墅,打算将美国的事务处理完毕后回国养老,原告也将别墅装修完毕准备于2011年9月接周某某回国。周某某不幸于2011年7月在美国意外去世。原告将周某某后事料理完毕后,将其骨灰从美国接回长沙,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并购置墓地妥善安葬。周某某生前未留下遗嘱,其购置的别墅一直由原告居住,但三被告均认为自己也有继承权,要求参与上述别墅的继承,并要求原告支付补偿金,遂酿成纠纷。原告认为其作为周某某的养子依法享有继承权,三被告无合法继承权,无权要求原告支付补偿金。故请求法院判令位于某某别墅(《房屋所有权证》某某权证某某字第某某号)由原告继承。

    被告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辩称,三被告与原告在身份关系上属同一辈份;周某某在世时,将被告做最亲的人对待,其回国探亲时及去世后,三被告都尽到了一定的义务,三被告应当享有部分继承权,原告不应当抹杀被告做出的贡献。

    经审理查明,周三某、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系嫡亲姊妹,周三某、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与周某某系嫡亲叔侄关系,周三某出生后不久即被周某某以过继的方式收养为养子,但未办理收养等手续。之后,周某某去美国生活工作并加入美国国籍。1978年,周某某回国,并按习俗在其堂兄周某某家中摆酒,向亲友正式宣布收养周三某为养子,但未办理收养手续。周某某家族亲属均亦认可周三某系周某某的养子。此后,周某某仍多居住在美国,但对周三某及周三某的家人在经济、生活等多方面给予了支持。周某某回国期间均随周三某生活,由周三某照顾饮食起居,相关费用均由周三某承担。因周某某有回国养老意愿,遂打算购置房产。经多方察看,周某某选中某某别墅。看房选房过程中,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均进行了陪同,并给予了建议。2005年11月22日,周三某以自己的名义与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某某别墅预定协议》,约定周三某预定某某房屋一套,周三某还缴纳购房定金100000元。同日,周某某办理委托书,委托周三某办理房产具体事项,之后,周某某支付购房款120000美元。2006年1月16日,周三某以周某某的名义与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房屋购销合同书》,购买位于某某房屋。现该房屋已经取得房屋产权证,权证号为:某某权证某某字第某某号,房屋登记的所有权人为周某某。房屋交房后,周三某对房屋进行了装修并居住于此,装修费用及物业管理费等相关费用均由周三某承担,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在周三某装修过程中给予了帮助并向周三某提供了部分借款。2011年7月1日,周某某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家中去世。周某某去世后,周三某委托刘某去美国处理周某某的后事,并将周某某骨灰带回中国。回国后,周三某为周某某举行了追悼会并购买墓地,将其进行了妥善的安葬,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进行了协助。因周某某生前未留下遗嘱或遗赠抚养协议,周三某、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就别墅继承一事产生纠纷。另查明,周某某的父母、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均已经先其逝世。周某某一生未婚,除收养周三某为养子外,没有其他子女。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周三某、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经过协商,达成如下协议:1、位于某某房屋由周三某继承,处置;2、周三某将房屋变卖,所得房款十日内补偿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每人150000元;如房屋未能变卖,周三某也应于两年内(至2014年5月10日止)将上述钱款补偿到位;3、诉讼费用16032元由周三某、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共同分摊,各出4008元;4、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不再提出其他要求。
    以上事实,有某某村民委员会证明、证人周某某、周某、邓某某、寻某某、寻某证言、(2005)养领认字第某某号认证书、委托书、某某别墅预定协议、房屋购销合同书及补充协议、房屋所有权证、家庭装修设计委托书、装饰施工合同、中央空调销售安装合同、业主家属证、物业管理专用发票、周某某护照、政府官方证明书、墓地证、碑文单及照片、户口登记薄、遗产申请书及遗产申请书附件、骨灰埋葬运送许可及政府官方证明书、协议书、当事人陈述、开庭笔录、询问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收养的效力应适用收养时收养人周某某经常居住地法律。周某某以“过继”形式收养周三某为养子的事实发生于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施行前,即周某某去美国生活工作并加入了美国国籍之前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当时周某某的经常居住地在中国,而当时中国法律对成立合法收养关系的条件和程序并未作出规定,因此,本案收养的效力应考虑当时的特定历史环境,并结合当地风俗民情及收养事实等因素确定。周三某与周某某系嫡亲叔侄关系,周某某按照习俗以“过继”形式收养周三某为养子,该收养事实亦得到家族亲戚认可;且在实际生活中,周某某对周三某及其家人在经济、生活等多方面给予了支持,周三某在周某某回国期间尽到赡养义务,因此,周某某与周三某之间的收养关系虽然未办理收养登记等手续,但符合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属于事实收养关系,故,周三某与周某某收养关系成立,周三某系周某某养子。

    本案涉诉的位于某某房屋系不动产,登记的所有权人为周某某,周某某逝世后,该房屋成为其遗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六条之规定,周三某、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要求继承该房产,应适用房产所在地的法律,即中国法律。周某某生前未留下遗嘱或遗赠抚养协议,应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周某某父母早于其逝世、其无配偶及亲生子女,仅有周三某为其养子,周三某作为唯一的第一顺序继承人要求继承该房产,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认可。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在购买、装修该处房产及办理周某某后事时给予了周三某帮助,周三某、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达成协议,确认该房屋由周三某继承、处置且周三某自愿补偿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各150000元,系周三某自行处分其民事权利的行为,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二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位于某某房屋(房屋产权证号为:某某权证某某字第某某号)由原告周三某继承,归原告周三某所有;
    二、原告周三某补偿被告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各150 000元,该款由原告周三某变卖上述房产并取得房款后十日内支付,如果原告周三某未能变卖上述房产,该款由原告周三某于2014年5月10日前支付。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6 032元,减半收取8016元,由原告周三某、被告周一某、周二某、周四某各负担200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刘 萍 萍  
    二O一二年六月十一日 
    代理书记员  杨   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