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胡某某1等与胡某某4等继承纠纷上诉案
  •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穗中法民一终字第78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胡某某1。
    上诉人(原审原告):胡某某2。
    上诉人(原审原告):胡某某3。
    三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崔群,北京市沁润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胡某某4。
    委托代理人:周睿,广东启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程均昌,广东启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胡某某。

    上诉人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因继承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2007)荔法民一初字第74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本案讼争的座落广州市龙津东路第六甫水脚64号的房屋、座落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的房屋、座落广州市光复中路252号自编右便的房屋、座落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的房屋共四间房屋均是胡钜元与张彩运婚姻存续期间购置的房产,属于胡钜元与张彩运的夫妻共同财产。四间房屋的登记产权人均为胡钜元。

    胡钜元与张彩运共有三个子女:女儿胡某某、儿子胡健康、女儿胡某某4。胡健康与妻子吴笑女共生育五子女:女儿胡小影、儿子胡某某1、女儿胡小女、儿子胡某某2、儿子胡某某3。

    胡钜元于1972年3月4日死亡,生前没有订立遗嘱。张彩运于2001年6月5日死亡,她于1999年3月1日订立公证遗嘱,将其拥有的上述房屋的二分之一房产赠与给其孙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接受赠与。胡健康于1991年死亡,胡健康于1989年11月15日订立自书遗嘱,将其享有的上述房屋权益赠与给其子胡某某1、胡某某2。胡小影、胡小女于2006年7月21日订立放弃继承上述房屋的公证书。

    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共同诉称,我们的祖父胡钜元是归国华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用侨汇在广州市购置了四套房产,分别是广州市龙津东路第六甫水脚64号房、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房、广州市光复中路252号自编右便房、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房,合计面积489.07平方米,总价值1131700元。上述房产属于祖父胡钜元与祖母张彩运的夫妻共同财产,各占二分之一产权。胡钜元于1972年3月4日去世,没有订立遗嘱,其遗产应由法定继承人继承。胡钜元的法定继承人有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的祖母张彩云、父亲胡健康、姑妈胡某某、姑姑胡某某4。1991年5月3日,我们的父亲胡健康去世,依照其遗嘱,其财产由胡某某1、胡某某2继承。1999年3月1日,祖母张彩运将其拥有的二分之一房产公证赠与给我们。张彩运于2001年6月5日去世。我们的姑妈胡某某长期居住在美国,早在1988年3月10日,胡某某在美国办理公证,委托我们的父亲胡健康代为继承光复中路的两套房产中自己应继承份额。1990年7月8日,胡某某再次办理委托公证,声明放弃光复中路两套房产的继承权,并表示由我们的父亲胡健康继承自己放弃的部分。由于上述遗产一直没有办理继承分割,除龙津东路第六甫水脚64号房由姑姑胡某某4管理使用外,其他房屋均由我们三人共同管理使用。祖母张彩运去世后,我们作为晚辈,多次主动与姑姑胡某某4协商处理遗产问题,但始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2003年1月10日,胡某某4向越秀区人民法院提起继承诉讼,后又撤回起诉。2005年以来,我们多次提出协商解决遗产事宜,至今没有结果。2006年7月21日,我们的胞姐妹胡小影、胡小女公证声明放弃继承权。此后,我们与胡某某4同意通过诉讼程序解决。据此,依据继承法的规定,起诉请求:1、判令广州市龙津东路第六甫水脚64号房由胡某某4继承所有;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房由胡某某1继承所有;广州市光复中路252号自编右便房由胡某某2继承所有;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房由胡某某3继承所有。2、继承人根据其继承份额所对应的房屋价值分配产权补偿款,具体如下:胡某某1获补差价15171.20元;胡某某2支付差价222528.80元;胡某某3获补差价125861.67元;胡某某4支付差价3192.30元;胡某某获补差价84665.42元。3、本案诉讼费由我们负担五分之三,胡某某4、胡某某负担五分之二。

    胡某某4辩称,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所称的家属关系属实。同意将广州市龙津东路第六甫水脚64号房屋分割给胡某某4,要求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房按继承份额由全部继承人共有,其余两间房屋可按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的主张处理。

    胡某某没有答辩。

    本案诉讼期间,吴笑女前来法庭明确表示放弃继承上述房屋。

    胡某某定居在美国,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与胡某某4均称能够通过电话与胡某某联系,并向法庭提供了胡某某在美国的居住地址,原审法院按地址邮寄本案诉讼资料给胡某某,被退回。原审法院依法在报刊上以公告形式送达诉讼资料包括开庭传票给胡某某,胡某某没有依期到庭。

    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向法庭提供了胡某某分别于1988年和1990年在美国订立的两份文件:1、1988年3月10日《委托书》,主要内容:委托胡健康为其代理人,处理广州市光复中路252号自编右便房和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房的相关事宜。此文件经美国政府公证,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认证。2、1990年7月8日《声明书》,全文内容:“我父亲胡钜元于一九七二年正月十八日去世,留有光复中路252号右便和光复中路256号遗产。我是上述遗产继承人之一,现我决定放弃继承上述遗产的权利,由我弟胡健康继承人,决不反悔。”此文件经美国政府公证,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认证。对于以上两份证据,胡某某4质证认为,对两份证据真实性无异议,1990年订立的《声明书》措词含糊,意思表示不清,不能证明胡某某放弃继承的事实。

    胡某某4向法庭提供了胡某某分别于1996年、2004年、2007年在美国订立的三份文件:1、1996年11月8日《委托书》,主要内容:委托胡某某4为其代理人,处理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的房屋、龙津东路第六甫水脚64号的房屋、广州市光复中路252号自编右便房和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房的相关事宜。胡某某4没有提供美国政府公证该文件的中文译本,也没有提供中国驻美使领馆认证的相关文件。2、2004年2月19日《委托书》,主要内容:委托胡某某4为其代理人,处理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号、22号之一房屋的相关事宜。此文件经美国政府公证,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认证。3、2007年12月5日《公证申请表》,主要内容:胡某某要求继承上述四间房屋,并要求将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房分割给她独有。对于以上三份证据,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质证认为,1996年《委托书》没有中国驻美使领馆认证,不具有证据效力。对2004年《委托书》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该委托书只授权胡某某4处理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号、22号之一房屋,没有授权处理其他房屋。对2007年《公证申请表》的真实性有异议,该表内登记的胡某某个人资料严重错误,显然是虚假的。《公证申请表》不是正式的公证书,是一份尚未完成公证程序的申请文书,不能产生公证效力,且没有经中国驻美国使领馆认证,不具有证据效力。

    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委托了广东正诚房地产土地估价有限公司对讼争四间房屋进行价值评估,评估报告反映讼争房屋在2007年5月25日的市场价值分别为:1、广州市龙津东路第六甫水脚64号房,面积128.01平方米,使用性质为住宅,评估价值为265237元;2、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房,面积189.508平方米,使用性质为住宅,评估价值为393040元;3、广州市光复中路252号自编右便房,面积128.7864平方米,使用性质为商业,评估价值为614440元;4、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房,面积51.771平方米,评估价值为108616元。胡某某4对评估报告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广州市龙津东路第六甫水脚64号房的评估价值没有异议,对其余三房的评估价值有异议。胡某某4没有提出重新评估的要求,也没有提供反驳证据。

    原审法院认为,讼争的四间房屋购置于胡钜元与张彩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属于胡钜元与张彩运的夫妻共同财产,胡钜元与张彩运各占房屋1/2房产份额。胡钜元在1972年死亡,没有遗嘱,其所有的1/2房产份额应作为遗产按法定继承处理,由胡钜元的法定继承人张彩运、胡某某、胡健康、胡某某4四人平均继承,各得讼争房产1/8份额。张彩运在2001年死亡,按照其遗嘱,其所有的1/2房产份额由其孙子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继承,各得讼争房屋1/6房产份额。张彩运的遗嘱没有处理其从胡钜元处继承所得的1/8房产份额,该部分遗产按照法定继承处理,由张彩运的法定继承人胡某某、胡健康、胡某某4三人平均继承,各得讼争房屋1/24房产份额。胡健康于1991年5月3日死亡,胡健康继承胡钜元所得之1/8房产份额,发生在胡健康与其妻吴笑女婚姻存续期间,属于夫妻财产,吴笑女有权分得该遗产,但吴笑女表示放弃,该部分房产份额按照胡健康的自书遗嘱处理,由胡某某1、胡某某2各继承1/16房产份额。胡健康先于张彩运死亡,张彩运遗留给胡健康的1/24房产份额由胡健康的子女代位继承,胡健康的女儿胡小影和胡小女放弃继承,由胡健康的儿子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平均继承,各得讼争房产1/72房产份额。综上,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胡某某4、胡某某继承讼争房屋的房产份额分别为:胡某某占24/144、胡某某4占24/144、胡某某1占35/144、胡某某2占35/144、胡某某3占26/144。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和胡某某4分别向法庭提供了胡某某在美国作出的文件,这些文件形成于美国,依照证据规则,1988年委托书、1990年声明书、2004年委托书经过美国政府证明,并经中国驻美领事馆认证,应予采纳。1996年委托书没有附上美国政府公证文件的中文译本,且未经中国驻美领事馆认证,不予采纳。2007年公证申请表并非公证文书,不予采纳。涉及继承问题的有效证据为1990年声明书,该声明的大意是,胡某某放弃继承光复中路252号右便房和光复中路256号房,由胡健康去继承。依照法律规定,胡某某放弃继承就不能再处分遗产,但其声明的前文表示放弃继承,后文却表示由胡健康继承。鉴于胡某某的声明前后文有矛盾,意思表示不明确,胡某某又不到庭解释,依法认定该声明无效。因此,胡某某的继承份额不变。
    关于讼争房屋的继承方式问题,胡某某定居在美国,从胡某某在美国作出的三份有效文件的意思看,胡某某一直希望国内的亲属能够有效管理父辈留下的房屋,虽然1990年声明的意思表示不明确,但其本人确有不求获得房产之意。近四十年来,部分讼争房屋被拆迁或改建,到庭当事人都承认存在未能有效管理房屋的情形。考虑本案情况,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提出由国内继承人取得房屋所有权,给予胡某某折价补偿款的继承方式是合理的,依法应予支持。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房属于住宅房,长期由胡健康家族管理。龙津东路第六甫水脚64号房属于住宅房,长期由胡某某4管理。现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和胡某某4都提出将上述房屋的产权归属管理方,这是合理的,依法予以准许。光复中路252号右便房首层为商业用房,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和胡某某4均同意将此房屋产权归属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依法予以准许。光复中路256号房的产权情况表显示为住宅房,实际作商业用途,胡某某4提出分享该房屋产权的请求,综合考虑继承份额和讼争房屋的使用性质,为平衡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和胡某某4对分享房屋产权的利益诉求,判这间房屋的产权由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和胡某某4共有。四间讼争房屋都经评估机构评估了价值,胡某某4对其中三间房屋的评估价值有异议,却没有提出重新评估的要求,也没有提供反驳证据,故对其异议不予采纳。综上,根据继承人的继承份额,以房屋评估价值作为折价补偿产权的计算基数,确定讼争房屋的处理如下:1、广州市龙津东路第六甫水脚64号房的产权归胡某某4所有,胡某某4支付给胡某某44206元(265237×24/144)、胡某某164467元(265237×35/144)、胡某某264467元(265237×35/144)、胡某某347890元(265237×26/144);2、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房的产权归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共有,胡某某1占35/96份额、胡某某2占35/96份额、胡某某2占26/96份额,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三人共向胡某某、胡某某4各支付补偿款65506元(393040×24/144),其中胡某某1向胡某某、胡某某4各支付23882元(65506×35/96),胡某某2向胡某某、胡某某4各支付23882元(65506×35/96),胡某某3向胡某某、胡某某4各支付17741元(65506×26/96);3、广州市光复中路252号自编右便房的产权归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共有,胡某某1占35/96份额、胡某某2占35/96份额、胡某某2占26/96份额,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三人共向胡某某、胡某某4各支付102406元(614440×24/144),其中胡某某1向胡某某、胡某某4各支付37335元(102406×35/96),胡某某2向胡某某、胡某某4各支付37335元(102406×35/96),胡某某3向胡某某、胡某某4各支付27735元(102406×26/96);4、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房的产权归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胡某某4共有,胡某某1占35/120份额、胡某某2占35/120份额、胡某某2占26/120份额、胡某某4占24/120份额,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胡某某4四人共向胡某某支付18102元(108616×24/144),其中胡某某1支付5280元(18102×35/120),胡某某2支付5280元(18102×35/120),胡某某3支付3922元(18102×26/120)、胡某某4支付3620元(18102×24/120)。经计算,胡某某获款合计230220元,由胡某某4支付47826元(44206+3620),胡某某1支付66497元(23882+37335+ 5280),胡某某2支付66497元(23882+37335+5280),胡某某3支付49398元(17741+27735+3922)。胡某某4获款与付款的情况:对胡某某1,获款61217元(23882+37335),付款64467元,抵扣后应付3250元;对胡某某2,获款61217元(23882+37335),付款64467元,抵扣后应付3250元;对胡某某3,获款45476元(17741+27735),付款47890元,抵扣后应付2414元。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三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九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位于广州市龙津东路第六甫水脚64号房的房屋归胡某某4所有;二、位于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房的房屋归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共有,其中:胡某某1占35/96产权份额、胡某某2占35/96产权份额、胡某某2占26/96产权份额;三、位于广州市光复中路252号自编右便房的房屋归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共有,其中:胡某某1占35/96产权份额、胡某某2占35/96产权份额、胡某某2占26/96产权份额;四、位于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房的房屋归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和胡某某4共有,其中:胡某某1占35/120产权份额、胡某某2占35/120产权份额、胡某某2占26/120产权份额、胡某某4占24/120产权份额;五、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个月内,胡某某1向胡某某支付房屋产权补偿款66497元;六、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个月内,胡某某2向胡某某支付房屋产权补偿款66497元;七、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个月内,胡某某3向胡某某支付房屋产权补偿款49398元;八、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个月内,胡某某4向胡某某支付房屋产权补偿款47826元;九、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个月内,胡某某4向胡某某1支付房屋产权补偿款差额3250元;十、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个月内,胡某某4向胡某某2支付房屋产权补偿款差额3250元;十一、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个月内,胡某某4向胡某某3支付房屋产权补偿款差额2414元。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17232元,由胡某某1、胡某某2各负担4188元,胡某某3负担3112元,胡某某、胡某某4各负担2872元。

    判后,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不服,上诉称,一、原判第二、三项判决明显错误,原判第三页已表述胡某某4同意原判第二、三项下的房屋按照我方主张处理,即同意光复中路252号由胡某某2继承,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的房屋由胡某某1继承,胡某某4同意我方主张的行为已构成民事自认,原审实体处分越权,依法应改判。二、原判第四项内容无法律依据,我方并未主张共同继承第四项判决项下房屋,胡某某4也没有反诉或者明确主张由哪些继承人与其按份共有的请求,此项判决违反了不告不理原则,并且胡某某4在第一项判决中所得的继承面积和继承份额的价值已经超出了原判认定的其依法应当继承的份额。三、原判证据采信与认定事实前后矛盾。胡某某1988年的委托书和1990年的声明书两份证据是有效,依法应予采纳,但原判却又认定该证据无效。其次原判认定胡某某在1990年的证据中意思表示不明确,又认定胡某某有确有不求获得房产之意,自相矛盾。再次,原判认定1990年证据内容有矛盾是没有依据的主观臆断,从1988年委托书和1990年声明书两份证据内容来看,声明人胡某某为明确处分继承权而放弃继承权的意思表示十分清楚,前、后文并不存在矛盾之处。最后,对我方与胡某某4经质证确认的证据,原审予以否定式缺乏法律依据的。四、原判第二页认定的遗产房屋面积少计算了9.054平方米,总价值少计算了249633元,从而导致计算基数错误,致使各项给付判决内容错误。因此,我方请求:1、维持原判第一项;2、撤销原判第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项;3、依法改判位于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房的房屋归胡某某1所有;4、依法改判广州市光复中路252号自编右便房的房屋归胡某某2所有;5、依法改判位于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房的房屋给胡某某3所有;6、判令胡某某4向继承人胡某某补偿价款35015.06元;7、判令胡某某2向继承人胡某某补偿价款195207元;8、判令胡某某2向继承人胡某某3补偿价款83492.49元;9、判令继承人胡某某1向继承人胡某某3补偿价款57299.49元。

    被上诉人胡某某4辩称同意原审判决。

    被上诉人胡某某未到庭,亦未作答辩。

    本院二审查明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一致。

    二审庭询时,胡某某4表示位于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的房屋现在由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一方在管理和使用。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对原审认定的本案遗产继承方式、各继承人应继承的份额、遗产价值等均无异议,本院依法确认。本案上诉争议的焦点是涉案遗产中位于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房的房屋、位于广州市光复中路252号自编右便房的房屋、位于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的房屋的权属问题。

    关于胡某某对遗产继承的意思表示问题,原审认定1988年的委托书、1990年的声明书、2004年的委托书合法有效,符合证据规则,依法应予以采信。胡某某在1990年声明中虽然表示放弃光复中路252号右便、光复中路256号遗产,但其又表示该遗产由其弟弟胡健康继承。继承人放弃遗产继承后已丧失了处分其遗产应继份额的权利,即,胡某某放弃继承后无权作出将其应继份额由其弟弟继承的处分,故,本院认为1990年的声明书不能充分证明胡某某有放弃遗产继承的明确意思表示。而本案亦无证据证明胡某某对位于广州市龙津东路第六甫水脚64号及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房的房屋有放弃继承的表示。故,综合胡某某现在居住美国的情况及其在上述三份有效文件中的意思表示,本院认定胡某某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虽不明确,但其亦无获得讼争房屋产权的意思。因此,原审仍将胡某某列为本案法定继承人正确。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九条的规定,“遗产分割应当有利于生产和生活需要,不损害遗产的效用。”涉案遗产共四套房屋,本案继承人在国内的共四人,而胡某某现居美国,且其亦无取得房屋产权之意,因此,从有利于各继承人的生活需要及房屋的有效管理等角度,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上诉主张国内四个继承人各继承一套房屋合理,本院予以支持。因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一审时主张位于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房的房屋由胡某某1继承所有、位于广州市光复中路252号自编右便房的房屋由胡某某2继承所有,胡某某4表示同意,而胡某某亦无获取房产之意,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上述诉争房屋的处分属于当事人对自身民事权利的处分,依法应予以尊重。故,对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3称位于广州市一德路善庆里22、22号之一房的房屋由胡某某1继承所有、位于广州市光复中路252号自编右便房的房屋由胡某某2继承所有的上诉主张,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广州市光复中路256号的房屋的权属问题,考虑到本案国内的四个继承人中的胡某某1、胡某某2、胡某某4均已各继承了一套房屋,且该房屋现由胡某某3一方管理、适用,故,从有利于维护现有的生活秩序等角度考虑,胡某某3主张该房屋由其继承所有合理,本院予以支持。

    根据广东正诚房地产土地估价有限公司对涉案四套房屋的评估报告,本案四套房屋总价值共计1381333元,各继承人对上述房产应当继承的份额分别为:胡某某1、胡某某2依法应继承35/144,胡某某3依法应继承26/144

  •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