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郑某与周某继承纠纷上诉案
  •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穗中法民一终字第530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郑某。
    委托代理人:秦岩,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珏安,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周某。
    委托代理人:王冶,广东比拓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建军。
      
    上诉人郑某因继承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0)天法民一初字第56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郑某与叶瑞生于××××年××月××日在汕头市登记结婚,婚后没有生育子女,叶瑞生的母亲吴婵凤、父亲叶龙师均先于叶瑞生死亡。郑某提交的结婚证上记载叶瑞生的出生日期为××××年××月××日,郑某提交的叶瑞生的户口本上记载其出生日期同上,并记载其籍贯为广东省潮州市,并载明郑某为其妻子。××××年××月××日,叶瑞生与周某生育儿子叶某(英文名:EDWARDZUOCONGYIP)。1996年7月,叶瑞生购买了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1208房(以下简称“1207房”、“1208房”)。

    2008年12月15日,叶瑞生出具《委托书》一份,委托人为叶瑞生,受托人为周某(曾用名:周翠英)。《委托书》载明:我与周某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座落在广州市天河区体育西路天河北路24号302房是以周某的名义登记产权,座落在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南一路92号502房是以周翠英的名义登记产权,座落在广州市淘金路五十四号世贸花园第17楼编号F房屋是以周某的名义登记产权;座落在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8房是以叶瑞生的名义登记产权,座落在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房是以叶瑞生的名义登记产权;上述房屋依法属于我与妻子周某的夫妻共同财产;现我委托周某为我的代理人,代理执行和处理以下事项:1、代对上述房屋进行管理、使用;……6、如上述房屋涉及诉讼,有权向人民法院起诉或应诉、承认、放弃或变更诉讼请求,进行和解,提起反诉或上诉,签收法律文书;……8、出售上述房屋中依法属于我占有的产权份额,签署售房合同或协议,办理上述房屋出售的一切交易、转名、过户手续,收取售房款;……受托人在执行和处理上述事项过程中,依法签署的有关文件,委托人均予以承认;本次委托书有效期自签署之日起至委托事项办结止。上述《委托书》已经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公证,该公证处为此于2008年12月16日出具《公证书》【(编号为(2008)粤穗广证内字第17570号)】一份。

    2009年12月6日,叶瑞生因患癌症于美国休斯敦市死亡,周某以其配偶的身份支付了火葬费用及葬礼上的花圈费用。

    周某于2010年1月19日到广东省广州市南方公证处办理了继承公证。2010年1月19日,广东省广州市南方公证处出具《公证书》【编号为(2010)南公证内字第02351号)】一份,公证被继承人叶瑞生遗留的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房、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8房由其配偶周某一人继承;继承后,周某占有上述房屋的全部产权。根据郑某的申请,广东省广州市南方公证处于2010年11月25日出具《撤销(2010)南公证内字第02351号﹤公证书﹥的决定》,该决定中载明:根据公证利害关系人郑某的申请,我处对上述《公证书》进行了复查;查明:被继承人叶瑞生曾于××××年××月与郑某在广东省汕头市登记结婚,且未发现该段婚姻已解除的记录;鉴此,被继承人叶瑞生与周某(曾用名:周翠英)于××××年××月在贵州省贵阳市登记结婚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有关规定,而我处上述《公证书》中关于周某为被继承人叶瑞生配偶的内容违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第三十九条、《公证程序规则》第六十三条的相关规定,我处经研究决定:撤销(2010)南公证内字第02351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自始无效。

    2010年1月26日,周某以叶瑞生代理人的名义(卖方)与案外人王文敏(买方)及案外人广州城建开发兴业房地产中介有限公司(经纪方)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将1208房出售给王文敏。同日,周某以叶瑞生代理人的名义(卖方)与案外人孙海峰(买方)及案外人广州城建开发兴业房地产中介有限公司(经纪方)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将1207房出售给孙海峰。

    2010年2月9日,郑某凭本案受理通知书至房管部门申请异议登记,房管部门经审查后接受了郑某异议登记申请,导致孙海峰、王文敏、周某在申请1207房、1208房转移得到受理后至今仍无法办理过户手续,1207房、1208房至今仍登记在叶瑞生名下。

    郑某提交其与周某合影的照片、其与叶瑞生吃饭时合影的照片、叶瑞生出殡时的相关照片以证实其与周某所陈述的叶瑞生是同一人,周某对上述照片有异议。

    郑某提交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房的购房发票以证实其主张,但无原件,周某对该证据不同意质证。

    郑某提交叶瑞生与其父母、哥哥亲属关系的公证书一份,该公证书记载叶瑞生的出生日期为××××年××月××日,现住美国,其父亲为叶龙师,母亲为吴婵凤,哥哥为叶瑞明。周某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

    周某提交经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领事认证的结婚证明一份,以证实其与叶瑞生的婚姻情况,相关证据包括:1、德克萨斯州州务卿HopeAndrade于2010年5月4日出具的证明,内容为证实贝娃丽考夫曼为德克萨斯州哈里斯郡书记官,有权在其职权范围内履行职责并对相关部门的文书作出认证;2、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领事邓洁华于××××年××月××日出具的证明,内容为证明前面文书上美国德克萨斯州政府的印章和该州州务卿HopeAndrade的签字均属实;3、结婚证书一份,内容为德克萨斯州哈里斯郡书记官于××××年××月××日授权相关人员执行周某与叶瑞生婚礼仪式的权力,并要求执行人员在该婚姻仪式举行后30天内向书记官作出相应的汇报;4、回执一份,内容为德克萨斯州哈里斯郡MarkFury法官于××××年××月××日见证周某与叶瑞生喜结连理。郑某认为上述证据是虚假的,但未提交证据反驳。

    周某提交叶瑞生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公证书、涉案房屋订购书、周某转款证明、购房发票,以证实涉案房屋业主与郑某丈夫不是同一人,涉案房屋的全部款项由周某支付,该身份证上记载叶瑞生于1959年5月6日出生,该证号码为P185835(5),订购书上记载的业主叶瑞生的身份证号码与上述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号码一致,记载的叶瑞生的籍贯为潮阳。郑某对身份证、公证书、订购书、发票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转款证明有异议。

    周某提交经美国德克萨斯州公证人YanMinKuo公证、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副领事认证的叶瑞生于2009年3月6日立下的遗嘱一份以证实涉案财产应由周某继承,该遗嘱记载周某又名周翠英,叶瑞生若先于其死亡,则叶瑞生名下的动产和不动产由周某继承。郑某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有异议。

    周某提交叶瑞生的死亡证明复印件一份,上面记载叶瑞生的出生日期为1956年5月6日,父亲为叶龙师、母亲为吴婵凤。郑某对该证据无异议。

    周某在庭审过程中陈述叶瑞生与周某在美国办理上述结婚证明时,是以叶瑞生的中国护照办理结婚登记的,郑某对此提出质疑,认为周某提供的上述结婚证明是伪造的,并申请原审法院发文到汕头市公安局出入境办证大厅1号窗口查询叶瑞生是否曾经办理中国护照。

    郑某在原审诉称:郑某与叶瑞生于××××年××月××日在汕头市登记结婚,婚后没有生育子女。1996年叶瑞生以自己的名义向广州市城市建设开发总公司购买了广州市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1208房,并趁着与郑某长期两地分居,公然与周某共同居住在上述房产内,并于2000年以上述房产作为抵押,向第三人申请按揭贷款,叶瑞生现于2009年12月11日在美国病逝。叶瑞生去世后,周某一直占用该房屋,在郑某多次主张下均拒绝腾退,并声称叶瑞生已经订立遗嘱,将上述房屋交给其继承,同时周某多次到银行处,申请以继承人的身份办理提前还贷手续,并领取相关产权资料,妄图达到占有郑某财产的非法目的。郑某认为,上述房屋是叶瑞生在与郑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的,是郑某与叶瑞生的夫妻共同财产,叶瑞生无权对上述房屋自行处分,即便叶瑞生就上述房屋订立遗嘱,该遗嘱也因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及社会公德而导致无效,周某的行为已经侵犯郑某合法权利,将会给郑某造成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现郑某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请求法院确认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1208房是郑某与叶瑞生的夫妻共同财产。2、请求法院判令上述房屋中属于叶瑞生的份额由郑某继承;3、本案诉讼费由周某负担。

    周某在原审辩称:1、郑某的起诉主体是错误的,周某的丈夫叶瑞生与郑某的丈夫叶瑞生不是同一人,因为郑某的丈夫叶瑞生并非广州市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1208房的房主叶瑞生,两个叶瑞生不是同一人;2、周某曾经为叶瑞生支付了非常高的医疗费,根据夫妻之间共同债务的问题,周某认为相关财产也是不能够由郑某继承的,所以请求法院驳回郑某的诉请。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包括:一、郑某所主张的丈夫叶瑞生、周某所主张的丈夫叶瑞生是否同一人;二、郑某、周某哪一位与叶瑞生的婚姻是合法有效;三、周某提交的叶瑞生的遗嘱是否合法有效;四、涉案房屋是谁的财产,应当由谁继承。

    本案的第一个争议焦点是郑某所主张的丈夫叶瑞生与涉案房屋的所有人叶瑞生是否同一人,从涉案证据来看,郑某、周某提交的证据中叶瑞生的籍贯相同、出生年份相同,周某提交的死亡证明中的叶瑞生的出生日期××××年××月××日及父母名称均与郑某提交的亲属关系证明中的叶瑞生的出生日期××××年××月××日及父母名称相同,郑某提交的结婚证上记载叶瑞生的出生日期为××××年××月××日,结合考虑郑某提交了涉案房屋的购房发票复印件以及其与周某合影的照片、其与叶瑞生吃饭时合影的照片、叶瑞生出殡时的相关照片,该院认定郑某主张的丈夫叶瑞生和与周某主张的丈夫叶瑞生均为同一人。

    第二个争议焦点是郑某、周某哪一位与叶瑞生的婚姻是合法有效,周某提交的经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领事认证的结婚证书及回执足以证实涉案房屋的登记业主与周某于××××年××月××日登记结婚,该婚姻合法有效,上述结婚日期早于郑某与叶瑞生在汕头市登记结婚的日期即××××年××月××日,故郑某与叶瑞生的婚姻无效。关于郑某主张周某提供的上述结婚证明是伪造的,并申请法院发文到汕头市公安局出入境办证大厅1号窗口查询叶瑞生是否曾经办理中国护照,原审法院认为周某提交的经我国领事馆认证的其与叶瑞生在美国登记结婚的结婚证明是美国相关机关作出的具有合法性且最能直接证明该次婚姻情况的证据,原审法院即使查询到叶瑞生于××××年××月××日前未办理过中国护照,该事实也并不足以改变周某与叶瑞生在美国相关机关的婚姻登记情况,不能证明叶瑞生在美国的结婚登记是无效的,故原审法院对其查询申请不予采纳。

    第三个争议焦点是周某提交的叶瑞生的遗嘱是否合法有效,该遗嘱经美国德克萨斯州公证人YanMinKuo公证、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副领事认证,合法有效,对此予以确认。

    第四个争议焦点是涉案房屋是谁的财产,应当由谁继承。由于周某和叶瑞生于××××年××月××日登记结婚,该婚姻合法有效,故1207、1208房属于周某与叶瑞生的夫妻共同财产,由周某与叶瑞生各占有每套房屋二分之一份额的所有权,叶瑞生死亡后,原由叶瑞生占有的1207、1208房的二分之一份额的所有权根据叶瑞生的遗嘱应当全部由周某继承。

    综上,郑某请求确认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1208房是郑某与叶瑞生的夫妻共同财产,请求判令上述房屋中属于叶瑞生的份额由郑某继承均缺乏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八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驳回郑某的诉讼请求。本案一审受理费26000元,由郑某负担。

    上诉人郑某上诉请求:1、请求法院判令撤销原审判决;2、请求法院判令郑某与叶瑞生的婚姻合法有效;3、请求法院确认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1208房是郑某与叶瑞生的夫妻共同财产;4、请求法院判令上述房屋中属于叶瑞生的份额由郑某继承。其上诉理由为:1、叶瑞生××××年××月××日前从未到过美国,其与周某在美国登记结婚的时间是在叶瑞生取得香港身份证即1992年之后。叶瑞生从未办理过中国护照,不可能在1988年持中国护照去美国与周某结婚。2、周某提交的结婚证存在多处暇疵:(1)周某前后两次提交的经认证的结婚证复印件不一致,认证号码不同,文件不同;(2)周某从未向法院出示过上述1988年的结婚证原件,经认证的是复印件,其声称原件因火灾烧毁;(3)周某未举证自己与叶瑞生在1988年到过美国。

    被上诉人周某答辩称:其提交了(2010)休领0002522号认证文件,能够证明其与叶瑞生的婚姻状况。郑某所述两份认证中的另一份是对结婚证的翻译认证。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查明:
    1、周某提交的结婚证明中美国德克萨斯州哈里斯郡书记官贝娃丽.考夫曼的身份经该州州务卿HopeAndrade认证,但回执署名MarkFury法官的身份未得到认证,对此,周某称在美国普通民众请求对政府下发的文件及证书的合法性、真实性进行认证有法律程序可循,对法官的身份及职务申请认证无法律程序可循。周某称,在美国的结婚程序为:双方先到政府办理结婚登记,可以当天领证,也可在30天内来领证,领证时有一个小型仪式,由神职人员或司法官员主持,逾期不领则说明申请人悔婚,预登记宣告作废。
    2、周某二审中主张,叶瑞生持中国护照与周某在美国结婚,但该护照及美国结婚证原件均在火灾中烧毁。对郑某主张其提交的美国结婚证明上叶瑞生的出生日期是在叶瑞生取得香港身份证后才启用这一事实,其也不清楚,可能是叶瑞生持有多种身份证件。
    3、对叶瑞生与周某于××××年××月××日在贵州省贵阳市登记结婚,周某解释称目的是为在国内办理房产手续及在国内住宿之用。
      
    除以上事实外,本院对原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郑某与叶瑞生的婚姻及周某与叶瑞生的婚姻谁有效;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1208房产应如何分配。周某提交的结婚证明中德克萨斯州哈里斯郡书记官身份虽经该州州务卿认证,但该结婚证明为复印件,无法核对其真实性;周某也未提交叶瑞生办理结婚登记时的身份资料;从经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翻译的结婚证明文本内容来看,第一页为德克萨斯州哈里斯郡书记官贝娃丽?考夫曼××××年××月××日授予GewishRabbi执行叶瑞生与周翠英婚礼仪式的权力,并在该婚姻仪式举行后三十日内向其作出相应汇报,以证实对所授权力的实施情况;第二页为回执,内容为MarkFury法官于××××年××月××日见证上述当事人喜结连理。从该翻译文本内容来看,与周某二审中陈述的美国婚姻登记程序也并不相符。而且,如果周某与叶瑞生已于1988年在美国登记结婚,则双方又于××××年××月在贵州省贵阳市登记结婚之举令人费解。鉴于周某提交的其与叶瑞生在美国的结婚证明存在以上暇疵,不足以推翻郑某提交的婚姻证明效力,本院采信郑某提交的婚姻证明,确认郑某与叶瑞生为夫妻关系。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1208房产为郑某与叶瑞生的夫妻共同财产。叶瑞生于2009年3月6日立下的遗嘱,真实有效,对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1208房产属于其所有的部分,叶瑞生有权处分。据此,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1208房产应由郑某、周某各享有一半所有权。
     
    综上,郑某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予以采纳。原审认定事实部分不清,处理欠妥,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0)天法民一初字第563号民事判决;
    二、确认广东省广州市天河东路华晓街3号1207、1208房
    为郑某与叶瑞生的夫妻共同财产,并由郑某、周某各享有一半所有权;

    2014 北京明航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海参 京ICP备14048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