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张某诉孔某离婚纠纷案
  • 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东民一初字第XXXX号


    原告:张某。
    委托代理人:苏丽丽,山东兆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猛,山东兆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孔某。
    委托代理人:许某某,山东天晨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某与被告孔某离婚纠纷一案,2012年2月8日,原告诉至山东省日照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被告提出管辖权异议,认为中国法院无权管辖,山东省日照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作出(2012)日开民一初字第xxx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案件移送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管辖,被告对裁定不服提起上诉,2012年5月11日,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日民一辖终字第xx号民事裁定书,驳回被告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2年5月2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7月20日、8月28日两次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某及其委托代理人苏丽丽、刘猛,被告孔某及其委托代理人许某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某诉称:原、被告于2000年9月4日在山东省昌乐县登记结婚,2005年2月15日生一女孩。由于婚前双方年龄较小、彼此缺乏了解,感情基础比较薄弱。婚后由于生活习惯差距较大,经常因生活琐事发生纠纷,2008年10月双方发生激烈争吵,被告从家中搬走,双方分居至今,导致夫妻感情破裂。2011年原告曾起诉离婚,法院判决不准离婚,但双方沟通无效,现已无和好可能,请求判令原、被告离婚,婚生女孩由原告抚养。

    被告孔某辩称:原告陈述的婚姻构成状况属实,其他部分不属实。被告认为双方夫妻感情较好,并没有破裂,不同意离婚。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张某与被告孔某系高中校友,双方于1992年相识,于1993年确定恋爱关系,2000年9月4日在山东省昌乐县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婚后原告到澳大利亚留学,被告于2001年到澳大利亚陪读,2005年2月15日生育女孩(现随被告生活)。2006年被告加入澳大利亚国籍。2006年10月,原告回国工作,2007年至2008年期间双方因生活琐事产生纠纷,其中2008年10月发生一次激烈争吵,后被告在青岛市单独租房居住。2009年5月,被告带孩子搬到日照市租房居住至今。期间,原告于2011年2月24日诉至山东省日照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该院于2011年7月13日判决不准原、被告离婚。

    另查明:原、被告均无婚前个人才财产。共同财产有:本田吉普车一辆,海尔洗衣机一台、海尔电冰箱一台、索尼牌46英寸彩电一台。上述财产均在原告处。原、被告在2008年2月以被告的父亲的名义注册成立了青岛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麦公司”至判决主文前),注册资金100万元,2009年12月,公司账号被被告关闭,停止经营。公司固定资产有联想牌台式电脑一台、IBM笔记本电脑一台、索尼笔记本电脑一台、海信牌空调两台、办公桌椅一组。其中IBM笔记本电脑一台在被告处,其他资产均在原告处。

    公司在经营期间与青岛某会计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签订代理记账合同,截止2010年5月31日,资产负债表摘要如下:注册资金100万元,亏损255424.21元,所有者权益余额为744575.79元。注册前借入资金329050元,借朱祖明20万元,借原告张某的父亲129050元。公司剩余账面资产余额415525.79元,其中孔某欠银行存款87950元,张某欠现金172849.32元,固定资产合计37414.75元,应收票据余额(偿还注册前借款后余额)120950元,流动负债3638.28元。

    关于公司以上资产剩余情况,原告称应收票据余额120950元已经兑换成现金在原告处,现金172849.32元在原告处,但是已经用于生活开支。借款有借条复印件以及银行交易清单予以证实,其中归还朱某的20万元是银行承兑汇票还的,借张某的是用现金归还的。

    关于公司的资产负债表,被告对于借款均不予认可。被告认为借原告父亲的款不可能出具借条,也不可能还其父亲的钱。对于在原告处的两笔现金共计293799.32元没有异议,但是对于原告上述现金已经支出的主张不予认可。被告称在被告处87950元已用于归还被告父亲的借款8万元,原告称归还被告父亲借款8万元是原告从个人账户划到被告帐户72000元,因为被告账户还有钱,所以在备注上注明还被告父亲借款8万元。该笔款与在被告处的87950元属于两个不同的8万元。原告主张在被告处的87950元,实际是9万元,是分两次转到被告账户,分别为45000元,被告称其持有的银行卡是副卡,主卡由原告持有,被告并未实际收到上述款项。

    案件在审理过程中,被告还主张原告于2009年将被告在澳洲汇丰银行的存款转支,折合人民币300万元,原告对此不予认可。被告提交了部分银行交易明细表打印件,原告对证据不予认可。该打印件不能体现被告主张的数额,也无法证实由谁支取款项。

    再查明:原告回国后,截止2012年6月1日,就职于中化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月收入6000元左右,后辞职,现无固定工作。庭审中,关于孩子的抚养问题,原告认为其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有着稳定工作的潜力,能为孩子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要求抚养孩子,并明确提出探视权问题。被告认为孩子一直随被告生活,与孩子感情很深,孩子对被告非常依赖,改变环境对孩子成长不利,另外被告有能力抚养孩子,被告也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能为孩子提供好的教育条件,要求抚养孩子。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民事裁定书、判决书、资产负债表、银行交易明细、证明等材料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原、被告虽然系自由恋爱,婚姻基础较好,结婚时间较长,并且婚后生育一女孩,但婚后双方因家庭琐事曾发生争执,致使自2009年夏天分居生活至今,已达三年之久,在山东省日照经济开发区法院判决不准双方离婚后,仍然未能进行很好的沟通与交流,双方已无和好的可能,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故对于原告的离婚请求,本院予以准许。对于婚生女孩“张理桐”的抚养,结合双方的现状,以及双方分居后孩子一直随被告生活的实际,为确保孩子健康成长,由被告抚养为宜,原告承担相应的抚养费。

    对于共同财产的分割,在被告处的IBM笔记本电脑一台归被告所有,其他共同财产本田吉普车一辆,海尔洗衣机一台、海尔电冰箱一台、索尼牌46英寸彩电一台以及仁麦公司名下的资产联想牌台式电脑一台、索尼笔记本电脑一台、海信牌空调两台、办公桌椅一组因均在青岛由原告保管,归属原告为宜,原告给付被告财产折价款10万元。关于仁麦公司账面资产余额中,原告认可其中的现金及应收票据款293799.32元在原告处,虽然原告主张已经全部用于生活等开支,但因该款项数额较大,距离原被告离婚诉讼时间较短,且双方已经分居,原告未能作出合理性的支出说明,扣除部分必要的生活支出,余款应当与被告适当分配。关于在被告处的87950元,也就是原告所主张的两笔汇款9万元,以及偿还被告父亲的借款8万元,被告主张没有收到9万元,却认可用87950元归还了其父的借款8万元,原告称从自己的账户归还被告父亲的借款8万元,实际是转到被告账户72000元,结合双方的陈述,原告主张转到被告账户两个8万元,其中72000元这笔款加上被告账户中的款归还了被告父亲的8万元借款比较符合实际。但原告主张在被告处的87950元在2008年10月份就已经转到被告账户下,被告带孩子单独生活,其又不认可该款尚在,故从照顾妇女儿童权益的角度考虑,该款不再进行分配。关于仁麦公司注册前的借款,被告虽然不认可,但是对于银行交易明细及资产负债表,被告没有相反证据予以推翻,故对两笔借款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主张原告于2009年将被告在澳洲汇丰银行的存款转支,折合人民币300万元,原告对此不予认可,被告提交的银行交易明细表打印件不能体现被告主张的数额,也无法证实谁支取款项,故对被告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被告可在证据充分后另行主张权利。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许原告张某与被告孔某离婚。
    二、原被告婚生女孩由被告孔某抚养,原告张某每月承担抚养费1000元,自2012年10月起至孩子能独立生活为止,每半年给付一次。
    三、原告张雪松于每月最后一周的周六、周日可对孩子进行探视,包括将孩子带到自己的居所,具体交接方式由双方协商。
    四、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IBM笔记本电脑一台归被告所有,其他共同财产本田吉普车一辆、海尔洗衣机一台、海尔电冰箱一台、索尼牌46英寸彩电一台、联想牌台式电脑一台、索尼笔记本电脑一台、海信牌空调两台、办公桌椅一组归原告所有,原告给付被告财产折价款10万元。
    五、原告张某给付被告孔某青岛某贸易有限公司账面资产余额人民币12万元。
    上述(四)、(五)项给付款,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
    案件受理费2500元,由原、被告各负担125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张某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孔某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王海宏
    审判员 常金锋
    人民审判员 万德林
     二0一二年九月二十日
     书记员 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