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黄某某2等诉梅某某(MOYWAICHEUN)等继承纠纷
  •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穗中法民一终字第359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某某2。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某某3。
    上述两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潘伟峰,广东义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梅某某(MOY WAI CHEUN)。
    委托代理人:谭毅翔,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志杰,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黄某某。
    原审原告:黄某某1。

    上诉人黄某某2、黄某某3因继承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1)越法民一初字第138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上诉人主张“于外国人继承在我国的不动产应适用我国法律,而我国法律规定在外国形成的遗嘱如果在我国使用时,形式要件必须合法才能生效,即遗嘱必须要经过加拿大公证人公证、加拿大外交部或其授权的机构认证及我国驻加拿大使领馆认证三道程序才能在我国生效”因欠缺法律依据,故原审法院不予确认。上诉人主张广东省广州市南方公证处根据郭秋婵的遗嘱内容出具的(2011)南公证内字第01525号《公证书》不合法,原审法院也不予确认。上诉人要求按法定继承郭秋婵遗下的房产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审法院对上诉人该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判决如下:驳回黄某某2、黄某某3、黄某某1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17483元(上诉人黄某某3已预付)由黄某某2、黄某某3、黄某某1共同负担。

    上诉人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上诉请求:1、请求二审法院判决撤销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1)越法民一初字第1389号民事判决。2、请求二审法院判决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即上诉人各可继承郭秋婵名下的位于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路35号的三十二分之三房产。3、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本案的事实为:立遗嘱人郭秋婵生前在加拿大国立了一份公证《遗嘱》。郭秋婵于1996年3月19日在加拿大逝世。当时梅某某以此《遗嘱》继承了郭秋婵在加拿大的全部财产。2010年8月31日,梅某某用《遗嘱》的复印件在加拿大国阿尔伯塔省进行认证;2010年09月08日在我国驻加拿大领事馆进行认证。进而用这份经过了双认证的《遗嘱》复印件于2011年1月30日到我国继承了郭秋婵在广州的房产。
    上诉人认为:郭秋婵的《遗嘱》在其死亡时即生效及确定效力,郭秋婵的民事行为能力死亡时即终止,不可能在十几二十年后才作出将《遗嘱》认证的意思表示。梅某某将《遗嘱》复印件认证的行为无疑等于篡改了《遗嘱》的内容,故上诉人认为梅某某继承本案房产的行为无效。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二O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作出了(2011)越法民一初字第138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书认为原告的说法欠缺法律依
    据。上诉人认为法院对此认定是法律认定、适用错误。

    上诉人认为:首先,在外国订立的《遗嘱》发生争议在我国审理时,法院应依我国法律对这份《遗嘱》的有效性,真实性进行评价。在我国的法庭上,《遗嘱》就是一份证据,对于域外形成的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11条有明确的规定。一审法院怎能认为没有法律依据呢?《遗嘱》作为证据因欠缺证据的合法性,从而没有证据的效力,最后导致《遗嘱》无效。理所当然。

    其次,《外交部、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外人在华遗产继承问题处理原则”的指示》第五条第二款“外人在国外所立遗嘱,如系建交国人所立,在继承开始前,应经我驻外使领馆或国内外事机构认证。如系未建交国人所立,在继承开始前,应转经我驻建交国家使领馆或国内外事机构认证。”此条明确规定了要经过认证程序。(附件一)

    再其次,司法部的【1991】司公字第43号《司法部公证司关于如何确认在加拿大订立的处分国内遗产的遗嘱效力的复函》和司法部的【1987】司公字第65号《司法部公证律师司关于涉外遗嘱继承公证中如何确认遗嘱效力问题的复函》都有明确的法律依据。
    我国其他地方法院有这样的判例,支持上诉人的说法。(附件二)。

    上诉人认为:根据《继承法》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被继承人死亡时其所立的《遗嘱》当即就发生效力。当时的《遗嘱》能发生什么效力应予确定,不可能十几二十年之后才确定。我们不否认郭秋婵的《遗嘱》当时在加拿大国的效力。但十几二十年后,梅某某自己拿《遗嘱》复印件去办理两道认证,通过改变《遗嘱》的形式要件从而改变《遗嘱》的实质要件进而取得涉案房屋的继承权。这不合法,也不公平。等于变相篡改了《遗嘱》的内容,变相剥夺了上诉人的继承权。根据《继承法》第22条第四款的规定:“遗嘱被篡改的,篡改的内容无效。”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怎么证明一位死亡了十几二十年的立遗嘱人是否同意现在的这种认证行为,这两道认证程序是否为立遗嘱人郭秋婵的真实意思表示?

    因此,被上诉人通过不合法,无法证明及不可能的民事行为,通过篡改了的《遗嘱》到我国公证处办理的遗嘱公证继承也就不合法了。
    上诉人们都已经在涉案的房屋里居住了、打理了三十年,被上诉人的不合法继承将令上诉人两个家庭居无定处,面临严重的生活问题。恳请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35号原来属于郭秋婵与梅某某的共有产权,郭秋婵占四分之三,梅某某占四分之一。梅翠霞、梅某某是郭秋婵的子女。梅翠霞于2009年10月31日死亡。梅翠霞与丈夫黄沃旋(已于2000年1月30日死亡)生有大女儿黄某某3、二女儿黄某某2、儿子黄某某和三女儿黄某某1。郭秋婵于1996年3月19日在加拿大国死亡,其丈夫先于其死亡。郭秋婵生前曾于1982年6月4日在加拿大经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公证人见证立有一份遗嘱。郭秋婵在遗嘱中指明:“2、如果我的儿子梅某某,比我活多30天,我把我所有的财产遗赠给我的儿子借他单独使用,包括任何我有一般委任权的财产在内,并委任他为我的遗嘱的唯一执行人”。2010年8月31日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秘书长办公室官员出具文书证实郭秋婵遗嘱公证人的签名及印章是真实无误的。该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秘书长办公室官员出具的文书于20l0年9月8目经我国驻卡尔加里总领事馆认证属实。

    2011年1月13日广东省广州市南方公证处根据郭秋婵的遗嘱内容出具了(2011)南公证内字第01525号《公证书》。梅某某据此继承了郭秋婵的位于广州市越秀区寺贝通津35号的全部房产,并到广州市房管局办理了过户手续。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本案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判决,合法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既未有新的事实与理由,也未提交新的证据予以佐证自己的主张,故本院认可原审法院对事实的分析认定,即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7483元,由两上诉人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许 群
    审 判 员  苏韵怡
    审 判 员  杨玉芬
    二O一二年  月   日
    书 记 员  黄绍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