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陈某某2诉陈某某等继承纠纷案
  •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穗中法民一终字第545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某某2。
    委托代理人:张金江,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许小明,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某。
    委托代理人:谭文正,广东圭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烈勤,广东圭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陈某某1。

    上诉人陈某某2因继承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1)越法民一初字第188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为上诉人陈某某2持有的(89)新内证字第885号《继承权证明书》是否合法有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上诉人陈某某2已就陈贤翊、林仙女的死亡时间提交了相关机构出具的证明予以证实,而被上诉人未能就此提交反驳的证据,故对上述证据,原审法院予以采信。上诉人陈某某2提出陈贤翊去世前留有口头遗嘱,被上诉人对此不予确认,上诉人陈某某2亦未提交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上诉人陈某某2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林仙女先于陈贤翊去世,在林仙女及陈贤翊没有留下合法有效的遗嘱的前提下,陈贤翊去世时留下的遗产应由被上诉人及上诉人、原审被告作为法定继承人予以继承。被上诉人及原审被告陈某某1已于1989年6月书面作出放弃继承案涉房产的《声明书》,同年10月被上诉人再次向新会县公证处作出上述意思表示,新会县公证处因此重新作出确认上诉人陈某某2继承案涉房产的公证,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另新会县公证处对于公证书的部分内容的瑕疵办理了更正手续,该行为并不影响公证书的法律效力。被上诉人提出上述公证处认定事实有误、程序违法而应撤销的意见,原审法院不予接纳。上述公证书合法有效,上诉人陈某某2可据此继承取得案涉房产的4/15份额所有权。
    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二为被上诉人可否按《协议书》取得案涉房产的所有权。首先,上诉人陈某某2提出被上诉人的起诉已超过20年诉讼时效的问题。《继承法》第八条规定,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二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本案中,上诉人、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已就案涉房产的继承问题于1989年在新会县公证处办理了公证手续,即林仙女及陈贤翊的遗产已由上诉人陈某某2通过公证继承取得。因此,案涉房产已不存在再次在上诉人、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之间发生继承的问题。被上诉人现根据与上诉人陈某某2之间签订的协议提起诉讼,不应适用上述法律规定。其次,审查被上诉人与上诉人陈某某2签订的《协议书》,上诉人陈某某2虽提出该协议受被上诉人胁迫而签订,但没有提交证据加以证实,故对上诉人陈某某2的意见,原审法院不予接纳。上诉人陈某某2作为案涉房产的所有权人,且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依法有权对其名下的财产进行处理。上诉人陈某某2与被上诉人签订《协议书》,应视为上诉人陈某某2对其财产进行处置的行为,双方在该《协议书》上签名是对该协议内容的确认。现行的法律法规并未规定在此情况下签订的文书需经公证方能产生法律效力,在没有证据足以推翻上述《协议书》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对《协议书》的法律效力予以确认,该《协议书》对签订的双方均有约束力,双方应按协议执行。被上诉人据此要求取得案涉房产的2/15份额所有权,于法有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其余2/15份额所有权仍由上诉人陈某某2所有。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位于广州市中区一德路413号及骑楼地房产由被上诉人陈某某占2/15份额所有权,上诉人陈某某2占2/15份额所有权。本案受理费5050元(被上诉人已预付),由被上诉人陈某某负担2525元,上诉人陈某某2负担2525元。

    上诉人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不服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9月21日作出的(2011)越法民一初字第1880号民事判决书,现提起上诉。请求事项:1、依法撤销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1)越法民一初字第1880号民事判决书;2、依法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3、依法判决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原审法院对被上诉人按《协议书》取得涉案房产所有权的事实认定与法律适用存有错误。

    上诉人已依法继承取得坐落于广州市一德路413号房屋属于陈贤翊所有的4/15份额,对此上诉人在原审中已提交了《继承权证明书》、被上诉人及原审被告陈某某1放弃继承案涉房产的《声明书》等证据材料予以证明,并且原审法院在审理中也对此权属予以了确认。
    被上诉人是否可按《协议书》取得案涉房产所有权份额,原审法院对此进行了错误的事实认定。虽然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于2010年6月27日签署了《协议书》,协议约定被上诉人享有涉案房产2/15份额的所有权,但该协议的签署实为享有涉案房产4/15份额所有权的上诉人对被上诉人的赠与,上诉人欲将其中2/15的份额赠送给被上诉人。但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和一百八十七条的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本案《协议书》里约定上诉人赠与被上诉人涉案房产2/15的份额,但至今并未依法办理登记手续,作为赠与人的上诉人据此撤销赠与,故涉案房产2/15份额的房产所有权并未发生转移,仍属于上诉人所有。

    综上,原审法院在审理此案中对案件的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存有错误,故根据我国《合同法》和《民事诉讼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特上诉至贵院,请求贵院依法判决,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允!

    被上诉人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陈贤翊与林仙女婚后生育被上诉人及上诉人、原审被告三子女。广州市中区一德路413号及骑楼地由包括陈贤翊在内的六人按份共有,其中陈贤翊占有4/15份额所有权(在本案审理期间仍登记在陈贤翊名下),谭择藻占有1/15份额所有权。被上诉人及上诉人陈某某2确认林仙女生前没有留下遗嘱及签订遗赠抚养协议;陈贤翊生前没有签订遗赠抚养协议。被上诉人表示陈贤翊生前没有留下遗嘱,上诉人陈某某2提出陈贤翊曾口头向原审被告陈某某1表示将案涉房屋全部由上诉人陈某某2一人继承,被上诉人对此不予确认,上诉人陈某某2未能就此提交相应的证据。

    被上诉人为证实其主张,提交证据如下:一、由广东省新会县公证处(以下简称:新会县公证处)于1989年6月7日出具的(89)新内证字第885号《继承权证明书》一份。内容包括:“被继承人:陈贤翊,……生前住美国;继承人:陈某某,……是陈贤翊的女儿;陈某某2,……现居美国,是陈贤翊的儿子;陈某某1,……现居加拿大,是陈贤翊的女儿;查被继承人陈贤翊于一九七四年因病在美国死亡,死亡后遗下有坐落广州市一德路413号二层楼房的份额房屋属于死者个人所有的遗产。死者生前无遗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和第十条的规定,被继承人陈贤翊的遗产应由其配偶、子女、父母共同继承,因陈贤翊的父母亲和妻子均已先于陈贤翊死亡,故被继承人的遗产应由其儿女陈某某、陈某某2、陈某某1三人共同继承”。二、签订日期为2010年6月27日的《协议书》一份,内容为:“关于广州市一德西413号陈贤翊占4/15的产权继承问题,经陈某某2与陈某某双方协商,(陈某某1已签弃权书),陈某某2占该房屋2/15、陈某某占2/15。该房屋产权谭泽藻占1/15、由陈某某2所有权(陈某某、陈某某1自愿弃权);本协议一式两份。陈某某、陈某某2各执一份。协议人:陈某某2、陈某某1(均为手写签名)”。被上诉人表示上诉人陈某某2已就案涉房产达成协议,双方应按该协议执行。上诉人对上述证据质证表示,证据一已由新会县公证处予以撤回,应以新会县公证处重新作出的《公证书》为准;证据二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并非上诉人陈某某2的真实意思表示,协议的内容由被上诉人强行写下要求上诉人陈某某2签名确认,且该协议没有经过公证应属无效,故不应按该协议执行。上诉人陈某某2未能提交该协议为受被上诉人胁迫所签的相关证据。

    一审庭审中,上诉人提交证据如下:一、新会县公证处于1989年6月4日向被上诉人所作的笔录一份。内容反映被上诉人向新会县公证处以“因换领新契证”为由申请办理继承权证明书。二、被上诉人于1989年6月写下的《声明书》一份,内容反映被上诉人同意将父亲陈贤翊遗下的一德路413房的继承权交给上诉人陈某某2。三、新会县公证处于1989年10月31日向被上诉人所作的笔录一份。其中显示被上诉人向新会县公证处表示,被上诉人及原审被告陈某某1对父亲陈贤翊遗下的一德路413房放弃继承,要求重新办理公证由上诉人陈某某2一人继承,被上诉人同时将新会县公证处原出具的《继承权公证书》交回公证处。四、时间为1989年10月31日的《放弃继承权声明书》一份,反映被上诉人自愿无条件放弃被继承人陈贤翊遗有的一德路413房房产。五、(89)新内证字第885号《继承权证明书》一份(内容与被上诉人提交的相同),左侧空白处加注有“此件收回另发张11.1”的手写字样。上诉人表示该公证书是留存在公证处中、已由公证处收回的公证书。六、新会县公证处《继承权证明书》签发底稿一份,其中“签发”一栏手写标注“按旧号旧时间打印前三人继,今一人继承,故照旧号打印”的内容。该《继承权证明书》内容与证据五基本一致,但其中“死亡后遗下有座落广州市一德路413号二层楼房的份额房屋属于死者个人所有的遗产”变更为“死亡后遗下有座落广州市一德路413号十五份之四的楼房产权属于死者个人所有的遗产”。另在尾部加注:“现被继承人的女儿陈某某、陈某某1二人自愿放弃对遗产的继承权利。故陈贤翊遗下的上述房产的份额产权由其儿子陈某某2一人继承”。七、(89)新内证字第885号《继承权证明书》一份,内容与证据六一致,其中“十五份之四的楼房产权”的内容加盖有“新会区公证处核对章”印章。八、新会县双水镇法律服务于1989年10月30日向上诉人陈某某2所写的信函一封。内容反映法律服务所向上诉人陈某某2表示:同年被上诉人于6月申办继承权证明时因无法出示陈贤翊立下的遗嘱和原审被告陈某某1的放弃继承声明,故按上诉人、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三人为法定继承人共同继承遗产;被上诉人本想表示放弃继承,鉴于换领房产契证时如不是继承人则不能代理,而上诉人陈某某2办理委托时间过长而延误换契证期限,因此法律服务所建议被上诉人暂以上诉人、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三人名义共同继承,现原审被告陈某某1交来放弃声明,被上诉人也表示放弃,便可重新办理上诉人陈某某2一人继承的手续。九、原审被告陈某某1于2008年2月15日在加拿大卑斯省办理的《法定誓章》及《声明书》(落款时间为1989年6月)各一份,显示原审被告陈某某1作出声明,确认陈贤翊及林仙女于1976年逝世,生前声明在陈贤翊去世后,一德路413房属于其拥有的部分交给上诉人陈某某2,原审被告陈某某1现放弃对上述产业的任何权利。十、由美国洛杉矶县卫生部出具的陈贤翊及陈林仙女的《生命记录证明》各一份,其中显示陈贤翊于1976年8月6日因病死亡、陈林仙女于1976年3月3日死亡。被上诉人对上述证据质证表示,对于证据七因被上诉人并没有原件,且公证处在公证书上加盖核对章程序违法,因林仙女后于陈贤翊死亡,案涉财产应为林仙女与陈贤翊的夫妻共同财产,而被上诉人向公证处作出放弃声明的时间为1989年10月31日,但公证书仍按1989年6月7日的日期确定公证的时间,故该公证书认定事实错误、程序违法,应予以撤销;证据八的真实性有异议,不能代表被上诉人本人的意思表示;证据十的真实性有异议,原审被告陈某某1当时告知被上诉人父母亲的死亡时间与该证据显示的不相符;对于其余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当时被上诉人受到上诉人陈某某2的欺骗称陈贤翊将房产留给上诉人陈某某2,被上诉人才作出放弃的声明。被上诉人未能就陈贤翊、林仙女的死亡时间提交相应的证据。

    本院认为:上诉人诉称在2010年6月27日《协议书》上的的署名系被迫的,对此上诉人没有证据予以证实,对此本院不予采信。
    2010年6月27日《协议书》上明确表述“关于广州市一德西413号陈贤翊占4/15的产权继承问题……”,由此可见,双方当事人就继承问题达成了合意。上诉人主张该文件实际是赠与,与《协议书》记载不符,对此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及处理正确,可予维持。上诉人上诉理由不充分,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50元,由上诉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许 群
    审 判 员  苏韵怡
    代理审判员  魏 巍
    二O一一年十二月   日
    书 记 员  郑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