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与西安同泽投资有限公司
  •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5)民抗字第49号

    抗诉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政立,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所国有,北京市海铭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徐明轩,北京市海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西安同泽投资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卓泽凡,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窦艳群,北京市众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北大青鸟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许振东,该公司董事长。
      
    申诉人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险投资公司)因与被申诉人西安同泽投资有限公司(原名西安巨川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川投资公司)、北京北大青鸟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大青鸟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7)高民终字第1584号驳回起诉的民事裁定,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高检民监[2013]239号民事抗诉书,向本院提出抗诉。本院于2015年9月30日作出(2015)民抗字第49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
      
    风险投资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风险投资公司与巨川投资公司、北大青鸟公司均属于陕西巨川富万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万钾公司)的股东,2004年3月,巨川投资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卓泽凡为了完成富万钾公司新股东的重组及其他事宜,共同出具一份承诺书,决定收购风险投资公司在富万钾公司持有的200万股的股权。2005年2月,该承诺书约定的转让条件全部成就后,风险投资公司要求巨川投资公司履行承诺书中的义务,支付风险投资公司股本转让款项。巨川投资公司称其已经就风险投资公司转让股权事宜召开了富万钾公司的全体股东大会,但北大青鸟公司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在该股东会决议上签字,致使该股东会决议未获得全体股东一致意见。2005年12月5日巨川投资公司致函风险投资公司,声称对风险投资公司的股本转让承诺书条件仍然不变,但由于北大青鸟公司拒绝履行股东职责而无法兑现股权转让事宜。2006年1月25日,富万钾公司向风险投资公司再次发来书面授权委托书,重申了原股权转让承诺书内容,并表示委托风险投资公司与北大青鸟公司进行交涉,以促成其在2004年度股东大会决议上签字。风险投资公司据此与北大青鸟公司交涉,但被拒绝。至此,风险投资公司认为由于巨川投资公司和北大青鸟公司的原因使其没有及时收回投资资金,造成其经营损失,依据承诺书第三条的约定,截止诉讼时,每股净资产为2.35736元人民币,巨川投资公司应支付风险投资公司股权转让款6071720元,故风险投资公司诉至该院,请求判令巨川投资公司给付股本转让款6071720元人民币,判令北大青鸟公司依法履行职责在2004年度股东大会决议上签字,以促使巨川投资公司支付风险投资公司股本转让款,诉讼费用由巨川投资公司和北大青鸟公司承担。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风险投资公司起诉要求巨川投资公司支付股本转让款所依据的是富万钾公司、巨川投资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卓泽凡共同向风险投资公司出具的承诺书,该承诺书中约定,由SungreenAgroStrategicHoldingsLimited公司或巨川投资公司或卓泽凡购买风险投资公司持有的富万钾公司的股份,对于购买数量及价格没有作出明确约定,在该承诺书上,没有风险投资公司的盖章确认,截止本案诉讼前,风险投资公司对于转让股权的对象、数量及价格亦未作出任何意思表示,故风险投资公司与巨川投资公司对于股权转让事宜没有形成股权转让的合同关系,风险投资公司以合同纠纷为由,起诉要求巨川投资公司给付其股本转让款6071720元人民币,于法无据,不予支持。风险投资公司进而要求北大青鸟公司依法履行职责在2004年度股东大会决议上签字以促使巨川投资公司支付股本转让款的诉讼请求,亦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据此,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作出(2006)一中民初字第6524号民事裁定:驳回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的起诉。
      
    风险投资公司不服,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要求撤销一审裁定,依法支持风险投资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本案的关键问题是风险投资公司与巨川投资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合同是否有效成立。风险投资公司主张,其于诉讼前已与巨川投资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并交由巨川投资公司带回西安交付股东大会审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一款的规定,风险投资公司对此主张应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因风险投资公司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故对该主张不予采纳。就风险投资公司关于承诺书是一个具有实质内容的意思表示,符合合同形成的条件的上诉理由,二审法院认为,合同的成立,须由一方提出要约,另一方予以承诺为必要。从承诺书的内容来看,受让风险投资公司持有的富万钾公司股权的意思表示明确,受让主体虽可能有三个,价格虽有两个计算方法,但受让方赋予风险投资公司就受让主体、转让数量和价格以选择确定权,一经风险投资公司选择确定,即为明确具体,且承诺书的内容清晰地表明,一经风险投资公司承诺,受让人即受承诺书内容的约束,因此,该承诺书应为一个要约。该要约已于2004年3月到达风险投资公司处,但风险投资公司未在合理期限内承诺,即便是巨川投资公司于2005年12月5日重申坚持原要约内容后,风险投资公司仍未及时作出明确的意思表示,直至2006年4月,才以诉讼请求的形式予以明确,风险投资公司超过合理期限做出的承诺,应当视为一个新的要约。巨川投资公司在一审庭审中已经明确表示拒绝受让股权,表明巨川投资公司已经拒绝接受风险投资公司的新要约,故本案股权转让合同未成立。一审法院以风险投资公司与巨川投资公司之间无股权转让合同关系为由,裁定驳回风险投资公司的起诉并无不当,应予维持。风险投资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作出(2007)高民终字第1584号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风险投资公司遂向检察机关申请检察监督。
      
    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认定事实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和第二百零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向本院提出抗诉。
      
    申诉人风险投资公司同意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意见,认为本案符合民事案件受理条件,一、二审法院裁定驳回起诉,但在裁定中对实体问题进行了审理,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错误,请求本院再审予以纠正。
      
    被申诉人西安同泽投资有限公司答辩称,涉案承诺书不构成股权转让合同,风险投资公司与原巨川投资公司之间也不存在股权转让法律关系,一、二审法院裁定驳回风险投资公司的起诉正确,请求本院再审予以维持。
      
    被申诉人北大青鸟公司未向本院提交答辩意见。
      
    本院再审查明,2014年3月19日,西安巨川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更名为西安同泽投资有限公司。
      
    本院认为,风险投资公司提起本案诉讼,以其与巨川投资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未履行等为由,请求判令巨川投资公司给付股本转让款6071720元人民币,北大青鸟公司依法履行职责在2004年度股东大会决议上签字,以促使巨川投资公司支付风险投资公司股本转让款,已经提出了具体的诉讼请求和其所依据的事实、理由,原审裁定对此亦已载明;至于风险投资公司起诉所依据的合同是否成立、该公司的诉讼请求是否应予支持,均系本案实体审理的内容而非受理条件。一、二审裁定驳回风险投资公司的起诉,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二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7)高民终字第1584号和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6)一中民初字第6524号民事裁定;
    二、本案指令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陈 佳
    审 判 员  张代恩
    代理审判员  邱 明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钱雪娟

  •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