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森泰中洋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与湖北广济药业
  •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鄂民二终字第0022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武汉森泰中洋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文汇,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詹翔,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程全中,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湖北广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龚道夷,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何大明,该公司法务人员。
      
    上诉人武汉森泰中洋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泰中洋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湖北省广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济药业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鄂武汉中民商初字第001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杨豫琳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任辉献、叶可参加评议的合议庭,于2015年12月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森泰中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詹翔、被上诉人广济药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何大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广济药业公司一审时诉称:2013年12月8日,广济药业公司与森泰中洋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并于同年12月9日签订《补充协议书》。约定广济药业公司将持有的湖北吉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吉丰公司)丰颐大酒店的全部股权转让给森泰中洋公司,协议第三条第一款约定股权转让价款为6000万元。协议第三条第二款约定,森泰中洋公司分三期向广济药业公司支付全部股权转让款:(1)本协议签订之日起10日内,森泰中洋公司向广济药业公司支付2000万元。(2)第二期款项1100万元在广济药业公司董事会同意本股权转让协议后10日内支付。(3)余下2900万元在广济药业公司股东大会批准本次股权转让,广济药业公司派出标的公司董事及管理人员全部递交书面辞职书及森泰中洋公司接管后,召开第一次标的公司股东会10内支付。协议第八条约定了违约责任,任何一方违约,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协议第八条第三款约定,森泰中洋公司未能按第三款规定期限支付股权转让款价款,每逾期一日按应付款项的万分之五承担违约金,如逾期超过十天,则广济药业公司有权解除本协议,森泰中洋公司应向广济药业公司支付违约金500万元。协议签订后,广济药业公司按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的约定履行了全部义务,而森泰中洋公司仅按合同约定履行了第一批款项2000万元,第二批款项600万元,另抵扣广济药业公司欠吉丰公司借款500万元。第三批2900万元按协议约定应于召开第一次股东会10日内支付,广济药业公司第一次股东会于2013年12月27日召开,森泰中洋公司应于2014年1月7日向广济药业公司支付2900万元股权转让款,但森泰中洋公司违反协议约定,经广济药业公司多次催要,森泰中洋公司仅于2014年的1月27日支付600万元,4月10日支付300万元,6月27日支付100万元,7月2日支付100万元,8月15日支付100万元,1月10日冲抵欠款9983260元,下欠7016740元至今未付。森泰中洋公司违反协议第三条的约定,应当按照协议第八条的规定赔偿广济药业公司损失,按银行贷款利息四倍的标准计算支付利息,并承担违约金500万元。请求判令:1、森泰中洋公司支付广济药业公司股权转让款7016740元;2、森泰中洋公司支付因违约给广济药业公司造成的损失、利息及违约金共计580万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森泰中洋公司承担。
      
    森泰中洋公司答辩称:广济药业公司违约在先,没有如实告知交付的房屋存在瑕疵,没有按照承诺追回广济药业公司在经营期间擅自出借的500万元款项,广济药业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森泰中洋公司有权拒绝广济药业公司关于支付下余的7016740元股权转让款的请求;森泰中洋公司与广济药业公司通过口头约定,已经以债务转移的方式,向广济药业公司履行了300万元;广济药业公司主张的违约金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协议约定日万分之五的违约金过高。请求驳回广济药业公司的诉讼请求。
      
    森泰中洋公司反诉称:2013年12月8日,森泰中洋公司与广济药业公司签订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约定:广济药业公司将其持有吉丰公司丰颐大酒店的股份以6000万元转让给森泰中洋公司。同年12月9日,双方又签订一份《补充协议书》,补充协议对吉丰公司丰颐大酒店的资产、债权债务、土地使用权、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等内容进行了补充约定,其中第一条约定:“吉丰公司资产及债权、债务状况以坤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资产评估报告》【(坤元评报(2013)425号)】为准。甲方保证上述公司《资产评估报告》及相关财务审计报告等内容真实、完整、合法。如因评估报告、审计报告所列债权、债务不实或漏列债务的,甲方须据实赔偿”。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森泰中洋公司按协议约定接受了广济药业公司的股份,接管了吉丰公司丰颐大酒店。但森泰中洋公司接受股份后发现丰颐大酒店培训综合楼经武汉市城市规划管理局批准的规划面积为13483m2,而广济药业公司提供的《资产评估报告》上显示的培训综合楼的面积为18152m2。森泰中洋公司为办理培训综合楼的房产证,又委托武汉市测绘研究院进行了实际测量,武汉市测绘研究院作出的《建设工程规划条件成果报告书》上显示:培训综合楼的实测面积为18782.05m2,规划面积为13483m2,超规划面积5299.05m2。由于超过规划的部分为违章建筑,森泰中洋公司一直不能为培训综合楼办理房证,不得不花费大量费用进行协调处理,但违章超规划面积的部分怎么处置正由相关政府部门处理之中。
      
    由于广济药业公司未在资产评估报告上如实说明培训综合楼存在超规划面积的事实,未向森泰中洋公司如实告知资产瑕疵,森泰中洋公司对上述事实毫不知情,导致森泰中洋公司为此花费大量费用进行协调处置,该部分协调处置费用并不在森泰中洋公司进行股权转让时需要支出的范围之内,属于广济药业公司未如实告知资产瑕疵而产生的损失。广济药业公司违反《补充协议书》第一条的约定,未如实陈述标的公司的资产情况,提供的《资产评估报告》不真实、不完整,其违约行为给森泰中洋公司造成了损失。请求判令:1、广济药业公司赔偿森泰中洋公司损失700万元;2、广济药业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广济药业公司答辩称:广济药业公司向森泰中洋公司提供的资产评估报告所涉及的房屋问题,其土地使用性质载明为党政机关干部培训中心用地,该房产是培训中心以股本投入吉丰公司,截止评估之日止,涉案房产还在省委组织部名下;根据房屋明细表,广济药业公司转让的是股权,并不是房屋买卖,且房屋的权证编号是无权证,可以证实评估报告所载资料是真实的;从反诉状可以看出,股权转让签订后,广济药业公司已经向森泰中洋公司移交所有手续,不存在违约的问题。请求依法驳回森泰中洋公司的全部反诉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期间,森泰中洋公司申请对因丰颐大酒店实际面积超过规划面积给森泰中洋公司造成的损失和丰颐大酒店违章建筑的造价进行司法鉴定。原审法院认为,森泰中洋公司申请鉴定丰颐大酒店建筑面积超规划给森泰中洋公司造成的损失和违章建筑的造价,其理由是相关部门对丰颐大酒店的违章建筑要进行处罚,对森泰中洋公司造成损失,但现在森泰中洋公司没有提交该项处罚已经发生的证据,且森泰中洋公司没有证明该处罚及丰颐大酒店违章建筑的造价与本案有关联,因此不同意森泰中洋公司的司法鉴定申请。
      
    原审法院查明:2013年12月5日,吉丰公司的股东广济药业公司、湖北股权托管股份有限公司和湖北清能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能地产公司)在丰颐大酒店召开股东会,与会股东一致表决通过以下决议:(一)确认股东出资和持股比例情况吉丰公司由广济药业公司、湖北省委组织部干部培训中心(以下简称培训中心)和湖北省清江水电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2002年6月公司注册资本由1800万元变更为7500万元,其中广济药业公司出资3366万元,占44.88%,培训中心出资3134万元,占41.79%,清江水电出资1000万元,占13.33%。现在培训中心所持吉丰公司全部股权已被划转由湖北股权托管股份有限公司持有,清江水电并入省能源集团股份公司后,随之将股权转到清能地产公司,由清能地产公司履行其股东职能,吉丰公司的上述股东股权变动,目前尚未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二)吉丰公司原股东培训中心的欠款等历史遗留问题处理,由于森泰中洋公司拟受让广济药业公司所持有吉丰公司全部股权和湖北股权托管股份有限公司拟受让清能地产所持有吉丰公司的全部股权,受让完成后,吉丰公司的股东变成森泰中洋公司和湖北股权托管股份有限公司两家。森泰中洋公司和湖北股权托管股份有限公司同意向广济药业公司和清能地产作出书面承诺:同意股东会第一项“确认股东出资和持股比例情况”决议,原股东培训中心的欠款等历史遗留问题,森泰中洋公司和湖北股权托管股份有限公司愿意按所持吉丰公司股权比例承担。(三)2010年8月5日,吉丰公司经营层在未报告公司董事会、股东会的情况下,擅自将公司资金500万元借给许光,尽管吉丰公司经营层采取了抵押借款人房产、向法院起诉等方式追收欠款,但时至今日,该笔借款仍有425万元未收回。为此,本次股东会议责成吉丰公司经营层要迅速采取更为有效的法律措施,于2014年6月30日前将上述欠款追偿到位,广济药业公司承诺积极协助吉丰公司采取措施督促许光尽快清偿欠款(因为吉丰公司总经理为广济药业公司委派,吉丰公司经营层对此笔贷款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若对吉丰公司造成实际经济损失的,吉丰公司应依法追究相关责任单位和相关责任人的连带经济赔偿责任和法律责任。同年12月8日,广济药业公司与森泰中洋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广济药业公司将其持有的吉丰公司44.88%股权,作价6000万元转让给森泰中洋公司。森泰中洋公司于协议签订之日起10日内向广济药业公司支付2000万元,广济药业公司董事会同意本协议后10日内支付1100万元,余下2900万元在广济药业公司股东大会批准本次股权转让,广济药业公司派出标的公司董事及管理人员全部递交书面辞职书及森泰中洋公司接管后,召开第一次标的公司股东会10日支付。协议还约定了违约责任:协议的任何一方违反或不履行本协议规定的义务,应赔偿给对方所造成的损失。如森泰中洋公司未能按第三条规定的期限支付股权转让款,每逾期一日,按应付款项的万分之五承担违约金。如逾期超过十天,则广济药业公司有权解除本协议,森泰中洋公司应向广济药业公司支付违约金500万元。如广济药业公司未能按本协议第三条或相关约定将标的公司经营权移交给森泰中洋公司、或广济药业公司未能及时召开股东大会批准本次股权转让,每逾期一日,按森泰中洋公司已付款项的万分之五承担违约金。如逾期超过十天,森泰中洋公司有权解除本协议,广济药业公司应退还森泰中洋公司已支付的全部款项,并应向森泰中洋公司支付违约金500万元。
      
    2013年12月8日,坤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坤元评报(2013)425号资产评估报告,评估报告第60页固定资产——房屋建筑物评估明细表载明,吉丰公司的建筑物包括主楼、附楼、车库、称菜房、员工宿舍和副楼旁厕所共计18152平方米,均无权证。次日,广济药业公司与森泰中洋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书》约定,吉丰公司资产及债权、债务状况以坤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资产评估报告》【坤元评报(2013)425号】为准。广济药业公司保证上述公司《资产评估报告》及相关财务审计报告等内容真实、完整、合法。如因评估报告、审计报告所列债权、债务不实或漏列债务的,广济药业公司须据实赔偿。《补充协议书》还明确,2013年8月1日,湖北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省国资委关于做好省委组织部员培训中心所持有吉丰公司股权接收工作的通知》【鄂国资产权(2013)191号】将省委组织部培训中心的股权无偿划给湖北股权托管股份有限公司。
      
    2013年12月9日,广济药业公司董事会作出《关于审议通过转让吉丰公司股权议案的决议》,决议载明,广济药业公司董事会应到董事10人,实到9人,另有1名董事授权委托其他董事代为出席并表决,5名监事和公司相关高级管理人员列席会议。经认真审议,本次会议以10票赞成,0票反对,0票弃权表决通过了《关于转让吉丰公司股权的议案》:同意本公司将所持吉丰公司44.88%的股权,以人民币6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森泰中洋公司;同意将本项议案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如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本项议案,提请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决策办理与此次股权转让相关的其他事宜。决议注明,本预案尚需提请公司股东大会予以审议。同年12月23日,武穴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以武国资(2013)45号文《关于同意吉丰公司股权转让的批复》,对广济药业公司批复:广济药业公司转让所持有的吉丰公司股权由董事会形成决议,股东大会批准后报市政府备案;转让方式由广济药业公司严格按照公司法和广济药业公司公司章程进行运作,交易结果报市政府备案。当月27日,广济药业公司召开2013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出席会议的股东及股东代表共3人,代表股份3805.8176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5.12%。经认真审议,临时股东大会经与会股东现场投票表决,以3805.8176万股赞成(占到会股东有效表决权数的100%),0股反对,0股弃权,审议通过了《关于转让吉丰公司股权的议案》:同意本公司将所持吉丰公司44.88%的股权,以6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森泰中洋公司,授权董事会决策办理与此次股权转让相关的其他事宜。
      
    广济药业公司与森泰中洋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和《补充协议书》后,森泰中洋公司如约向广济药业公司支付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的股权转让款2000万元和1100万元,下余股权转让款支付情况为2014年1月10日支付9983260元,同年1月27日支付600万元,4月10日支付300万元,6月27日支付100万元,7月2日支付100万元,8月15日支付100万元。森泰中洋公司于2014年1月实际接管经营吉丰公司。
      
    武汉市城市规划管理局颁发的武规建证字(98)第043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载明,湖北省委组织部培训综合楼建筑面积为13483平方米。2014年2月28日,武汉市测绘研究院测量核实湖北省委组织部干部培训综合楼的建筑面积为18782.05平方米。
      
    湖北省吉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丰颐大酒店因合同纠纷对案外人许光、武汉市金麟商贸有限公司、舒笋向原审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决许光返还湖北省吉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丰颐大酒店投资款及补偿款共计565万元,许光承担逾期返还投资款与补偿款的资金占有损失300万元,武汉市金麟商贸有限公司和舒笋就许光的前述债务向湖北省吉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丰颐大酒店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原审法院经审理并于2014年3月17日作出(2013)鄂武汉中民商初字第00355号民事判决,判令许光向湖北省吉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丰颐大酒店偿还投资款本金425万元及补偿款90万元,并支付有关资金占用损失,武汉市金麟商贸有限公司和舒笋就上述款项的偿付向湖北省吉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丰颐大酒店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吉丰公司由广济药业公司和培训中心于2000年6月出资成立,注册资本为1800万元,广济药业公司以货币方式出资918万元,出资比例为51%,培训中心以货币、土地和固定资产的方式出资882万元,出资比例为49%。2001年4月,吉丰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6600万元。2002年4月,吉丰公司新增湖北清江水电投资公司为股东,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7500万元。股东出资方式为:广济药业公司出资3366万元,占注册资本的44.88%,均为货币出资;培训中心出资3134万元,占注册资本41.78%,其中货币出资1734万元,入股地价1400万元;湖北省清江水电投资公司出资10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13.34%,均为货币出资。2005年3月24日,湖北省清江水电投资公司经公告注销登记,湖北省清江水电投资公司注销后,按照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鄂政办函(2005)11号】文件要求,该公司的资产、债权、债务统一并入新成立的湖北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湖北省清江水电投资公司并入湖北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后,将吉丰公司的股权转移到清能地产公司,由清能地产公司履行股东职能。2013年8月1日,湖北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鄂国资产权(2013)191号文《省国资委关于做好省委组织部原培训中心所持湖北吉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股权接收工作的通知》,将省委组织部原培训中心在吉丰公司的股权无偿划转给湖北股权托管股份有限公司。
      
    原审法院认为:广济药业公司与森泰中洋公司经协商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和《补充协议书》,约定由广济药业公司将其持有的吉丰公司44.88%股权,作价6000万元转让给森泰中洋公司。上述股权转让协议经吉丰公司的三个股东,即广济药业公司、湖北股权托管股份有限公司和清能地产公司召开股东会确定无异议,且经广济药业公司董事会和临时股东大会投票表决同意,并由广济药业公司请示武穴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获批复。因此,上述《股权转让协议》和《补充协议书》是广济药业公司和森泰中洋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照协议约定履行义务,行使权利。
      
    关于广济药业公司对500万元借款是否应承担责任,广济药业公司是否违约。广济药业公司是吉丰公司的股东之一,吉丰公司总经理也由广济药业公司委派,但广济药业公司与吉丰公司是两个独立的法人,各自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吉丰公司12月5日的股东会决议所称吉丰公司出借500万元的行为,系由吉丰公司经营层所为,其法律后果应由吉丰公司自行承担,而不应当然由广济药业公司承担。按照股东会决议,广济药业公司承诺协助吉丰公司采取措施督促许光清偿欠款,而吉丰公司丰颐大酒店已经就该笔款项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判决许光向吉丰公司丰颐大酒店偿还投资款及补偿款,因此广济药业公司履行了在吉丰公司股东会决议中的承诺,森泰中洋公司在本诉中以广济药业公司没有按照承诺追回500万元款项为抗辩理由,认为广济药业公司没有履行约定的义务,并拒付下余股权转让款,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广济药业公司是否违约。森泰中洋公司在本诉答辩和反诉中均表示,广济药业公司在股权转让中交付的房产中部分面积超规划,属违章建筑,导致森泰中洋公司不能办理房产证,造成经济损失,广济药业公司系违约在先。《股权转让协议》和《补充协议书》约定,广济药业公司将其持有的吉丰公司44.88%股权,作价6000万元转让给森泰中洋公司,吉丰公司的资产及债务状况以坤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的《资产评估报告》为准,广济药业公司保证《资产评估报告》及相关财务审计报告等内容真实、完整、合法。坤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载明,吉丰公司的建筑物包括主楼、附楼、车库等共计18152平方米,均无权证。该评估报告注明了吉丰公司建筑物均无权证,这与规划许可证载明省委组织部培训综合楼建筑面积13483平方米,吉丰公司房产的部分面积超规划的事实并不矛盾,森泰中洋公司未能证明广济药业公司违反了补充协议的约定,《资产评估报告》有虚假和违法情形,且广济药业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召开了公司董事会及临时股东大会,履行了股权转让的相关报批手续,并向森泰中洋公司移交了吉丰公司,由森泰中洋公司于2014年1月起实际控制吉丰公司。因此广济药业公司已履行了主要协议义务,森泰中洋公司在本诉中提出广济药业公司在股权转让中交付的房产有超规划面积,系违约在先的抗辩理由,并以此为由拒绝支付下余股权转让款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森泰中洋公司以培训综合楼面积有超规划,广济药业公司未如实告知,给其造成经济损失为由提起的反诉,也因森泰中洋公司未能证明广济药业公司有违约的事实和其反诉要求广济药业公司赔偿的700万元经济损失已经实际发生而不能成立,原审法院对森泰中洋公司的反诉请求予以驳回。
      
    关于森泰中洋公司是否以债务转移的方式向广济药业公司支付300万元股权转让款,广济药业公司关于森泰中洋公司应向其支付下余股权转让款7016740元的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森泰中洋公司在本诉中提交证据9支付股权转让款明细及说明,用以证明广济药业公司口头同意以债务转移方式抵扣森泰中洋公司300万元股权转让款,广济药业公司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经审查,证据9仅为支付股权转让款的明细及说明,森泰中洋公司没有提交能够印证、支持该份明细及说明的相应单据或账册,广济药业公司对其真实性又提出异议。因此森泰中洋公司提交的证据9支付股权转让款明细及说明不具有证明力,森泰中洋公司关于以债务转移的方式向广济药业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300万元的抗辩理由缺乏证据支持,不能成立。双方当事人确认,森泰中洋公司已如约支付《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的2000万元和1100万元股权转让款,对于剩余的2900万元股权转让款,森泰中洋公司分六笔共计支付21983260元,下余7016740元未付。因此,广济药业公司履行了主要协议义务,森泰中洋公司已经实际接管经营吉丰公司,应按照约定向广济药业公司支付下余股权转让款7016740元,原审法院对广济药业公司关于森泰中洋公司应向其支付下余股权转让款701674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关于违约责任的确定及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是否过高。双方当事人对森泰中洋公司如约支付协议约定的2000万元和1100万元股权转让款没有异议。关于下余的2900万元股权转让款,《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余下2900万元在广济药业公司股东大会批准本次股权转让,广济药业公司派出标的公司董事及管理人员全部递交书面辞职书及森泰中洋公司接管后,召开第一次标的公司股东会10日支付。本案中,广济药业公司临时股东会于2013年12月27日投票表决同意本次股权转让,森泰中洋公司也已于2014年1月实际接管经营吉丰公司,因此森泰中洋公司应于2014年1月10日起支付2900万元股权转让款,但森泰中洋公司在2014年1月10日仅支付9983260元,之后分别于同年1月27日支付600万元,4月10日支付300万元,6月27日支付100万元,7月2日支付100万元,8月15日支付100万元,下欠7016740元至今未付,森泰中洋公司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原审法院对广济药业公司在本诉中关于森泰中洋公司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的诉讼主张予以支持。
      
    关于森泰中洋公司违约责任的承担,广济药业公司要求按照《股权转让协议》第八条第三项的约定承担500万元违约金。经审查,《股权转让协议》第八条第三项约定,如森泰中洋公司逾期支付股权转让款超过十天,广济药业公司有权解除本协议,森泰中洋公司应向广济药业公司支付违约金500万元。根据上述约定,森泰中洋公司承担500万元违约金的前提是广济药业公司解除《股权转让协议》,但广济药业公司在本案中没有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因此广济药业公司要求森泰中洋公司承担500万元违约金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按照《股权转让协议》的约定,如森泰中洋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的期限支付股权转让款,每逾期一日,按应付款项的万分之五承担违约金。森泰中洋公司认为双方约定的日万分之五违约金过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之规定,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森泰中洋公司没有提交有关违约造成实际损失的证据,其关于约定违约金过高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予支持。经审查,日万分之五的违约金,没有超过法律关于资金利息负担规定的上限,森泰中洋公司应按照协议约定的违约金计算标准,承担违约责任,广济药业公司关于按银行贷款利息四倍的标准计算森泰中洋公司应付利息的诉讼主张,与双方的协议约定不符,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森泰中洋公司应承担违约金的计算,应根据森泰中洋公司的付款情况,按照协议约定的计算标准分段计算。从2014年1月10日起计算至2014年8月15日止应为:1月10日至1月27日,逾期17日,应付款19016740元(29000000-9983260),违约金为161642.29元(5÷10000×17×19016740);1月27日至4月10日,逾期73天,应付款13016740元(19016740-6000000),违约金475111.01元(5÷10000×73×13016740);4月10日至6月27日,逾期78日,应付款10016740元(13016740-3000000),违约金390652.86元(5÷10000×78×10016740);6月27日至7月2日,逾期5日,应付款9016740元(10016740-1000000),违约金22541.85元(5÷10000×5×9016740);7月2日至8月15日,逾期44日,应付款8016740元(9016740-1000000),违约金176368.28元(5÷10000×44×8016740)。上述五笔违约金共计1226316.29元,应由森泰中洋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向广济药业公司支付。8月15日森泰中洋公司向广济药业公司付款100万元后,下余7016740元股权转让款森泰中洋公司一直未付,森泰中洋公司应从8月16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对广济药业公司承担未如约支付7016740元股权转让款的违约责任,违约金计算标准为7016740元的日万分之五,即每日负担违约金3508.37元(5÷10000×7016740)。

    2014 北京明航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海参 京ICP备14048802号